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3章 漂亮,精致,就像工艺品一样(求推荐)

第3章 漂亮,精致,就像工艺品一样(求推荐)

        走出工坊,阿方斯就开始了温水煮青蛙的第二步,与阿尔弗雷德一起漫步在工坊区的沙土路面上,阿方斯开始衡量着措辞:“阿尔弗雷德先生,金船锚工坊积累着多年的声望,我想它应该是不缺订单的。”

        “确实如此。”阿尔弗雷德点点头回道,转过头来看向阿方斯,他知道,阿方斯接下来说的话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工坊很大,工厂却只有三十几个工人,更精确的讲,只有十组人甚至更少;这就意味着,不是安托万先生不想扩大生产,而是订单已经饱和了。”阿方斯表情有些严肃,压低对着阿尔弗雷德道: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借着这次更新设备,继续增加我们的业务范围?使得工坊可以进一步扩大规模,您认为呢?”

        “您观察得很仔细,但是,您认为增加哪一方面的业务会更好呢?”阿尔弗雷德笑眯眯的反问道。

        其实阿方斯早就考虑过阿尔弗雷德会提这样的问题了,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好回答:

        当前处于风帆时代的早期,甚至连战列舰都很少有水线装甲,这意味着最大的金属使用渠道当前还不存在,自然也没办法发展;

        装甲之后,使用到金属的大概就是火炮、弩炮、炮弹、铆钉跟装饰品之类的了;而装饰品明显不是工坊那种傻大粗黑的地方能做出来的,就再度缩小了范围;

        而弩炮,实际上也是个夕阳产业,一方面技术要求高,另一方面材质要求也高;更要命的是正被火炮淘汰,现在去搞这个,实在是有些尴尬;所以要么就是搞火炮,要么就是炮弹跟铆钉了。

        想了想,阿方斯认真的对着阿尔弗雷德开口道:“我想造火炮。”

        “什…什么?”阿尔弗雷德是真的被阿方斯给震惊了,火炮?军火!

        “您不要紧张,我考虑的是民用火炮,小口径的。”阿方斯尴尬道:“其实船上用铜铁的地方不多,而跨了行业就有些难以确认前程;所以在我看来,我们当下的选择其实不多,火炮、炮弹或者铆钉。”

        “那么您又为什么淘汰炮弹或者铆钉这两个呢?”阿尔弗雷德接过话问道。

        “因为没必要。”阿方斯摇了摇头,认真的对着阿尔弗雷德解释道:“其实无论是炮弹还是铆钉,本质上无论是工艺还是利润都跟船锚差不多;一个工人辛辛苦苦工作,所得不过温饱,我们又何必放弃熟练的船锚工艺,去做这两个呢?”

        “所以您才想要做火炮?”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神情却没有放松,反而眉头皱得更紧了。

        “是的,我们一年制作七百个船锚,这就最少三百条船的客户;哪怕一条船跟我们买一门火炮,我们也可以把工坊的利润提高一倍;而且我考虑过了,哪怕从最小的六磅炮开始着手,利润也远比船锚丰厚。”阿方斯回道。

        “一个船锚价值十利弗尔,20%的利润,也就是2个利弗尔;而一门最小的六磅炮也价值30利弗尔,30%利润,就是9个利弗尔。”阿尔弗雷德出呼阿方斯的意料,竟然对火炮行业也颇为了解?!!

        但接下来,他便给阿方斯浇了冷水:“利润谁都知道,但加莱却依旧只有一家火炮工坊,您以为,是对方有钱有势、没人敢学吗?”

        “那您的意思是?”阿方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还真的去了解过这家唯一的火炮厂。

        然而却大失所望,那座库伦火炮工坊比金船锚工坊更落魄,现在用的设备还是1600年的,所能生产的也只是不太靠谱的六磅炮跟九磅炮;生意惨淡即将倒闭,也看不出有什么后台;起码阿方斯就不觉得自己跟着开火炮厂造火炮,对方能拿自己怎么样?

        “因为如果要造火炮,竞争对手从来就不是那家火炮厂。”阿尔弗雷德却是叹了一口气:

        “海对面的英国已经可以造出48磅炮了,民用火炮也到了18磅级了;荷兰同样能造48磅,民用火炮也已经是18磅了;西班牙虽然缺火炮,但缺的是32磅炮以上大口径火炮,同样可以自行生产18磅跟24磅炮。如果我们只能造六磅跟九磅,商船又怎么会来加莱买炮呢?”

        尴尬,却现实,现在不是一百年后称雄欧洲的拿破仑时代,法国火炮还是弟弟中的弟弟;就算是刚刚亲政的路易十四,未来的太阳王当下也是个弱鸡。

        整个法国只有55艘军舰,其中一大半还是桨战船,还有一半军舰已经趴窝了;仅有的那些军舰上最多也就可怜巴巴的用36磅炮,你让人敢指望在法国买火炮用在自己的船上?

        “您说得对,我再慎重的考虑一下。”雄图大志尚未起飞就半路夭折,阿方斯实在是大受打击。

        “嗯,设备升级的事情还有一段时间,还是可以考虑其他的业务方向。”阿尔弗雷德也没有继续打击阿方斯,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嗯,回去吧。”阿方斯恹恹的点点头,跟着阿尔弗雷德登上马车,返回住宅。

        坐在马车上,阿方斯第一次觉得命运实在是作弄人:既然已经天遂人愿,让自己跨越最不可思议的时空回到这个英雄的时代,却死死的抑郁住自己的梦想;让它一次又一次的孕育,然后难产,最终这个即将腾飞的梦想胎死腹中。

        如此想来,还不如追寻着阿方斯的叔叔去非洲、甚至更远一些直接去万里之外的大清反清复明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亮铛铛的玩意儿在阿方斯眼前一闪而过,阿方斯先是一愣,然后随即当机了一下:佛郎机?!!“停车!”

        “阿方斯?”能让阿尔弗雷德连老爷都来不及称呼,就可见阿方斯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多大的惊吓了!

        但阿方斯可顾不上这些,自己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跳下了马车,循着自己来的方向看去,确实如自己所见,一台崭新的、活生生的佛郎机炮就停在不远处!

        佛郎机炮,或者说西班牙隼炮,曾经在大明朝被大举仿制、魔改乃至发扬光大的神奇火器,被“誉”为人类火器史上最拐的弯路的它,当下在欧洲其实已经穷途末路了:就连最铁杆的西班牙,都已经放弃了在新的战舰上使用隼炮,就知道它即将被历史淘汰了。

        但,在阿方斯看来,凭什么淘汰?!!简直是莫名其妙,鱼叉炮、弩炮都还能再活五十年,凭什么比它们先进的佛郎机炮要先淘汰?

        是的,鱼叉炮可以捕鲸,弩炮可以连着绳索钩舷,而佛郎机呢?它可以拒绝接舷!无论攻坚还是攻船,漏气的佛郎机确实是废物,但本质上讲,它本来就不是攻坚炮,而是杀人炮!

        迫击炮跟佛郎机谁厉害?这本就是两个生态的战神,打碉堡迫击炮是天下无敌,但割韭菜,舍加特林其谁?所以,阿方斯决定了,接下来要造的就是佛郎机!

        稍稍整理一下仪容,阿方斯便敞开了步子大步走向了那停放在路边的佛郎机炮车:那是一台光鲜亮丽的6磅隼炮,表面也都雕饰了一番,且打了蜡,看起来像艺术品多过于像一门火炮!

        “咳咳,老爷,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您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阿尔弗雷德见到阿方斯在炮车前仔细端详,不得不咳嗽了一声提醒阿方斯道。

        “一门西班牙隼炮,六磅的。”阿方斯笑着回道。

        “是的,漂亮,精致,就像工艺品,所以它就不该是什么火炮。”阿尔弗雷德淡定的评价道。

        “该死的,谁告诉你这不是火炮?这是最先进的武器!”两人正对着隼炮评头论足,背后就有主人暴躁的反驳声响起!

        “抱歉。”阿方斯回过头来,对着眼前一脸大胡子、挺着大肚腩却坚持给外套打上纽扣的大叔微微点头致意道。

        “啊...见鬼,阿尔弗雷德!你这老头!”然而出人意料的,这位穿着别扭的胖大叔竟然认出了阿尔弗雷德来!

        要知道,同样是1640年后,阿尔弗雷德已经很少出现在加莱了,偶尔前来也是为了商会开会的事或者前来取回年末的利润结算。

        “呃...抱歉,阁下是?”同样出人意料的,阿尔弗雷德也没能认出眼前的胖大叔来。

        “呃...嘿嘿,留了胡子没认出来?我是亚索·克里斯。”胖大叔尴尬的摸了摸两颊的胡子回道。

        “亚索·克里斯?”阿尔弗雷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仔细的在脑海里寻找了一下对应的记忆,终于在脑海中找到一个年轻强壮的身影,最后嘴唇明显抖了抖的不确定道:“冒失鬼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