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4章 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宝贝(求推荐)

第4章 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宝贝(求推荐)

        “该死的老头,你不会说话是吗?”亚索·克里斯再次气急败坏起来...

        乘着马车带着亚索·克里斯和他的隼炮一起返回的老宅,在路上,阿方斯才大致的听明白了这位胖大叔的过往。

        亚索·克里斯,全名亚索·克里斯·罗德·桑切斯,葡萄牙铸炮师,25年前加入莫勒商会,是莫勒商会商船司炮手兼铸炮师;是的,早在25年前,还是阿方斯的祖父时期,莫勒金船锚工坊其实是莫勒火炮工坊,铸造的就是3磅的西班牙隼炮!

        但1640年因为暴乱,阿方斯的叔叔费尔曼前往非洲,把家里唯一的200吨商船带走了,亚索就留在火炮工坊专心铸炮;

        好景不长,由于周边各大航海城市的铸炮工艺大大提高,火炮工坊生意一落千丈,所以阿方斯的父亲决定将其改成船锚工坊,亚索则返回故乡学习更高深的铸炮技术。

        由此一去数年,一直到安托万先生负责船锚工坊,亚索才返回了一次加莱;但眼看着整个加莱的火炮厂都倒闭得只剩下一家,亚索便也没有再劝说安托万或者阿方斯的父亲继续铸炮,而是再度返回葡萄牙,直至这一次再度出现在加莱的街头。

        “阿方斯少爷对这隼炮有兴趣?”亚索跟着入了宅子,就轻车熟路的一个人把百多斤重的隼炮从车上卸到炮车上,拍了拍炮身对着阿方斯吹了起来:

        “虽然还是六磅炮,但经过我多年的研究跟改良,射速最高可以达到二十秒内四炮,而且还可以发射九磅的葡萄弹!”

        “隼炮已经毫无价值,连西班牙都不用了。”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在旁边否决道。

        “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不允许你这样侮辱我的宝贝。”亚索怒发冲冠的指着阿尔弗雷德大声驳斥道。

        “如果我是胡说八道,你又怎么会让你的宝贝流落街头?我猜,你是打算卖掉你的宝贝了。”阿尔弗雷德面不改色的回道。

        亚索顿时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他确实打算把这玩意儿卖了,就如阿尔弗雷德前面说的,每个人都认为它是艺术品而不是一门火炮。

        “亚索,你说它可以发射九磅的葡萄弹?”阿方斯却是笑着问道。

        “这是当然,我试过了,你看,这个子炮其实比炮管还要细一些,它都可以放进九磅的葡萄弹,那发射出去不是很容易?而且经过我的改良,甚至给它的子炮都包上一层泡了油的蒙皮,气密性大大改进,九磅的葡萄弹可以发射到三百米外!”亚索不无自豪的回道。

        阿方斯回头看向阿尔弗雷德,却见他依旧保持着冷笑的表情,却也明白阿尔弗雷德的想法:能发射九磅的葡萄弹,那就是说还是只能发六磅的实心炮弹了;再说了,九磅的葡萄弹也不过十二枚,覆盖到三百米外,那落点能打着人才是见了鬼…

        “它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要轻?”阿方斯继续笑着问道。

        “是的,那些菜鸟来铸造的时候,像这样的六磅炮加四个子炮,大概要三百磅的重量;我把它改良了,炮身120磅,每个子炮不到30磅,但是连续发射四十发也不会炸膛。”

        亚索继续炫耀道,见阿方斯意动,顿时又加了一句:“只要100利弗尔,是的,只要100利弗尔,它就是你的。”

        “六磅炮的市价是30利弗尔。”阿尔弗雷德又在旁冷嘲热讽道:“我更建议你卖200利弗尔,因为它完全可以是个精致的艺术品。”

        “你!该死的,上帝为什么要给你一个嘴?它也是在喷粪!”亚索气呼呼道,又转头看向了阿方斯,有些期翼的看着他。

        “我买下了,就按你说的,亚索,100个利弗尔。”阿方斯笑了笑,转身一边走一边问道:“这一次来加莱,你打算呆多久呢?”

        “并不久,我大概要走了。”亚索直接丢下炮车跟阿尔弗雷德,毕竟卖出去了,就不归他操心了,只见他小跑着、跟上阿方斯的脚步:

        “阿方斯少爷,你帮了我的大忙,其实是我的儿子要结婚了,我现在正四处筹钱,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原来在加莱的家当都整理出来卖掉。”

        “该死的,它不是新的?”阿尔弗雷德也追了上来。

        “嘿嘿,二十年前的了。”亚索挠了挠头对着阿方斯尴尬道:“我真的很缺钱,那个该死的贵族小姐,竟然要一千利弗尔的礼金!想当年,我可是连20个利弗尔都没花,就已经把孩子他妈的肚子搞大了。”

        “你已经很走运了,前不久我大哥才刚刚结婚,花了足足一万利弗尔。”阿方斯笑了笑回道:“就因为这样,他不得不把加莱的大部分资产都卖给我了。”

        “就算娶一个王后,她都不值一万个利弗尔!上帝啊,这样的女人生来就是祸害我们男人的!”亚索不管不顾阿尔弗雷德的满脸黑线,继续大肆吐槽着。

        “亚索,我想要重新启动铸炮的生意,就从这隼炮开始。”等进了客厅,阿方斯给亚索倒了一杯威士忌,自己却倒了一杯热可可喝着。

        “呃…阿方斯少爷,我觉得你确实要慎重考虑一下。”已经卖掉了隼炮的亚索此时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衡量着说道:“毕竟它的需求越来越窄小了,现在很多民用火炮都是十二磅的了。”

        “不不不,我认为十二磅跟六磅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而你的隼炮甚至可以发射九磅的葡萄弹。”阿方斯笑道。

        “但是三百米太远了,可能开上十炮都打不死一个人。”亚索回头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心虚的自爆家丑道,只是他不知道,阿方斯也对此心知肚明。

        “三百米自然是打不到人的,但三十米呢?甚至是十米?”阿方斯笑了笑反问道。

        “十米?那它肯定是一个难以想象的灾难!你要把它放在棱堡的城墙上?”亚索睁大了眼睛,毕竟只有攻城会有那么近的射击距离。

        “不不不,你说的城防炮也不错,但目前我没想那么远;我想的是安装在船头或者侧舷,当海盗接舷的时候,一架炮在20秒内,可以发射48枚铅弹,而且是比铅子大好几倍的葡萄弹,只要两架…”阿方斯眨了眨眼睛回道。

        “就如同一个步兵连!”亚索更加睁大了眼睛,简直不可思议:当一艘海盗船乱哄哄的接舷了一艘商船,五六十个水手还没有跳帮,就被几十个葡萄弹射中!而且是线列阵线,一波扫射,五秒左右就再次发火,想来二十秒过后,整个甲板上都已经是尸体跟血水了吧…

        “你觉得怎么样?”阿方斯笑道。

        “天才的主意!阿方斯少爷,这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好主意,两架六磅隼炮就可以抵得上一个步兵连了,这是再好不过的主意了!”亚索拍着大腿高兴道。

        “准确的说,应该叫九磅短程速射炮,毕竟六磅炮就值30利弗尔,而九磅炮可是值60利弗尔。”阿方斯笑了笑又转头看向了阿尔弗雷德问道:“阿尔弗雷德先生,原来那一些铸炮的设备还在吗?”

        “已经在仓库放了几十年了…”阿尔弗雷德尴尬道,毕竟那时候加莱的火炮厂纷纷倒闭,设备根本卖不出去,结果一放就是几十年,天知道还有多少是能用的?

        “那些只能造三磅炮,跟六磅炮还是有差别的。”亚索摇了摇头无奈道。

        “没关系,明天我们去仓库一趟,我还有更好的主意。”阿方斯笑着摆摆手继续道:“再不然就买新的。”

        “你有什么好主意?”亚索便紧跟着又开口问道。

        “让我们先去吃晚餐吧,阿尔弗雷德先生,您帮亚索先生准备一个房间,晚上在这儿住。”阿方斯笑着摇摇头回道,并不急着说,他打算稍后先跟阿尔弗雷德打听一下亚索的人品,然后再决定是否要任用他作为重要的匠师。

        …

        “阿尔弗雷德先生。”在阿尔弗雷德为亚索准备了房间后,才准备去厨房交代准备晚餐,就被站在门口走廊处的阿方斯叫住了。

        “老爷。”阿尔弗雷德似乎也猜到阿方斯想要说什么,走近阿方斯身边小声回道。

        “您觉得亚索先生可以信任吗?”阿方斯望着远处轻声问道。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很可能决定了他能不能赚到第一桶金,所以他不但需要选择一个优秀的铸炮师,还得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要不然他宁可逼着安托万去学铸炮,也不能让亚索偷走他的独门秘诀!

        “我想可以,他也算您父亲的朋友,而且他为莫勒家族工作了很多年。”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分钟左右,才缓缓回道,他当然也明白阿方斯的意思,不过这年代,总得尝试着相信一些人,才能把生意做大...

        “嗯,谢谢您的建议。”阿方斯知道,阿尔弗雷德其实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他值得信任,但有个百分之八十,阿方斯也要赌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