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8章 安·夏尔(求推荐)

第8章 安·夏尔(求推荐)

        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阿方斯坐等戴伦德赛以及威尔莫蒂、给自己拉来西班牙冤大头的订单时,突然就有一个女人找上了门来!

        “安夏尔小姐?”阿方斯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靓丽女士,对方是一副精致交际花打扮,这让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人物?

        “您就是莫勒老爷?”安夏尔同样对阿方斯的年轻有些难以置信。

        “我是阿方斯德莫勒,夏尔小姐请坐,喝点什么?”安夏尔既然没有伸手,阿方斯自然没有必要做什么吻手礼;身为浪漫的法国人,他如一个北欧人一样,默默的跟安夏尔保持着得当的社交距离。

        而安夏尔似乎也对这个社交距离很满意,非常优雅的坐在隔断的单人沙发上,笑靥嫣然回道:“热可可,谢谢。”

        阿方斯亲自给安夏尔倒了热可可。没办法,现在他人手严重不足,不过身为资产近万的富豪,阿方斯自认为亲自给安夏尔倒热可可,已经是对方的荣幸了。

        安夏尔接过热可可,很自然的吹捧道:“您真是年少有为,比我想象中还年轻了十岁不止。”

        “一个告别青春的成年人,不为金钱努力,难道为了梦想吗?”阿方斯不失炫耀的反问道。

        “呃…您真风趣。”安夏尔被阿方斯的厚脸皮打败了,只能匆匆的转入正题道:“今日冒昧来访,真是打扰了,其实是听到一些消息。”

        “哦?是什么消息,把您如此美貌的淑女吹到我这儿来了?”阿方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热可可,似笑非笑问道。

        “听说您的后院有海盗船?”安夏尔用扇子掩脸笑问道。

        “这完全是诽谤,小姐,我的后院甚至没有水!”阿方斯理直气壮回道。

        “呃…好吧,我是说…大概一个星期前的事。”安夏尔面对阿方斯的装疯卖傻,不得不做出更明显的暗示。

        “一个星期前?什么事?”阿方斯自然矢口否认,他可不打算随随便便的,就跟一个不请自来的人聊速射炮的事。

        “这么说吧,一门45利弗尔的火炮,您认识戴伦德赛先生吧?”安夏尔不得不更明确的问道。

        “可戴伦先生从没跟我提起过您。”阿方斯脸色微微一变,本来对戴伦德赛是很信任的,没想到竟然是那么多嘴的人。

        “呃…他确实不认识我,我只是跟他夫人打过牌;比较恰巧的听说,戴伦先生最近为您的事,匆匆出了一趟远门,还承诺为他夫人带一个8克拉的钻戒回来。”安夏尔回道。

        “那说明戴伦先生对他的夫人很好,我认为这值得学习。”阿方斯对交际花的认识又得到了提高,仅仅是那只言片语,就可以推测出,戴伦德赛从自己这里找到一条财路。

        “只可惜戴伦先生匆匆出了远门,我就只能四处了解了一下,刚好又听说,戴伦先生的好朋友威尔先生,竟然也出了远门!那是一条新船,我们的工厂刚刚交付的一条单桅横帆,非常漂亮。”安夏尔笑着回道。

        “您的船厂?”阿方斯这才明白,为什么对方如此神通广大,对方有船厂,自然也与海商关系密切,更重要的是,很容易跟阿方斯的人脉重叠!

        “我可不是您这样的老爷,只是一个为一日三餐奔波的可怜女人。”安夏尔再度捂脸笑道:“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据说,刚刚被装上新船的两门45利弗尔的新炮,被威尔先生称之为海盗屠杀者。”

        “海盗人见人杀、是我辈准则。”阿方斯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也许威尔先生,就是找海盗的麻烦去了。”

        “也许吧,但身为医生,威尔先生一直是很温柔的人。”安夏尔笑眯眯的继续道:“就在昨天,我又见到了克拉克先生,也同样见到了那海盗屠杀者;非常漂亮,但是,克拉克先生的报价是60利弗尔。”

        “真正的好东西都值得高价。”阿方斯不置可否,他巴不得所有人都卖60利弗尔!因为那意味着所有人都认可自己的产品,这样接下来继续推出新产品会更容易销售;别人只在乎利润,而作为所有利润的源头,阿方斯更需要的是订单!

        所有的速射炮都来源于自己,销售商却有18家,只要这些销售商赚的越多、用心去销售更多速射炮,那阿方斯只会赚的更多!

        “是啊,好东西都值得高价。”安夏尔笑道:“但老实说,利润并不归您所有;我听说,您这儿的出厂价,其实是40利弗尔。”

        “您也说了,只是听说。”阿方斯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安夏尔一下子坐不住了:“只要您愿意把这些速射炮提供给我,不需要卖到60利弗尔,只要卖到55利弗尔,销量马上会提高一大截!”

        “您知道克拉克先生的售价,为什么是60利弗尔吗?”阿方斯的话却答非所问。

        “愿闻其详。”安夏尔问道。

        “因为渠道,没有他,您并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实际上,您在戴伦先生那儿什么也没打听到,即便是45利弗尔,我想也不是威尔先生直接告诉您的。”阿方斯笑着摇了摇头道:“在克拉克先生之前,你不认为它值60利弗尔,而是45利弗尔,对吗?”

        “这…”安夏尔确实无言以对,她不是专业的贸易商,无法为商品定位,自然不掌握定价权;同样的,她也就只想狠狠赚一波差价,至于所谓的渠道,她才不在乎。

        “您瞧,你并不比任何一个人更具备价值,无论是谁,在克拉克先生之后都可以卖到55利弗尔。但在此之前,您并没能赋予它45利弗尔以上的价值;我的建议是,当您让它更有价值,比如61利弗尔的时候,再来找我会更合适一些。”阿方斯笑道。

        “你在开玩笑吗?”安夏尔略带不满问道,克拉克艾伦已经在卖60个利弗尔了,自己怎么可能卖到61利弗尔呢?

        “当然不是,而且很容易。”阿方斯摇了摇头道:“火炮的产量是有限的,您可以抢在克拉克先生前面下单,让他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拿不到货,那么您这个时候甚至有机会卖到65个利弗尔呢?”

        “短短几天就有至少十四门火炮的现货出现,如果排除您直接囤货的嫌疑,那么您的日产量就在4门以上;一个月的产量,我需要至少囤积120门火炮,说不定是两个月,我才能掌握话语权,而且我猜你一定要求现金结算,对吗?”安夏尔脸色一黑。

        “瞧,您如此的睿智,另外友情提示一下,我的日产量,是6门。”阿方斯笑着回道:“而且两个月后会翻倍,所以您还得赶快。”

        “您知道您正在拒绝多么庞大的销售渠道吗?”安夏尔怒道。

        “愿闻其详,因为您似乎都不愿意拿出240门火炮的现金。”阿方斯笑着开口问道。

        “您只知道我背后是船厂,那你可知道,船厂的背后,是荷兰造船公会?我们背后,是整个阿姆斯特丹的所有造船厂!”安夏尔的一席话让阿方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荷兰造船公会其实是个伪名词,这只是一个戏称,主要原因是因为,阿姆斯特丹的所有造船厂背后,就是共和国的议员们!

        为了节约成本、争取更多造船订单,荷兰人统一的采购可用于造船的船材,也统一的配备了诸如桅杆、船舵、船帆、船锚等等可以互相套用的船配件;使得在荷兰的造船成本会比其他地方下降30%以上。

        但由于统一配备,就变成现在有什么配件就用什么,定制一艘200吨的福禄特帆船,大概率会给你造成250吨级的船壳、150吨级的低干舷;然后配用200吨级的桅杆、300吨级的船帆索具、100吨级的船舵来…

        如此奇葩的糅合产品虽然足够便宜,但却为船只的适航性、操作性带来极大的挑战,更不要说根本找不着两艘长得一模一样的船了。

        这导致造船公会面临着很大的售后问题,为了维护客户,也为了跟不满意的客户扯皮,造船公会雇佣了很多销售员,负责采购赠品、船用配件、又或者把被退货的新船倒卖出去;

        如此一来,这位安夏尔小姐,大概是来寻求采购配赠品、用以维护客户了;当然,作为如此庞大体量的公会,他们对船锚的采购订单,也是阿方斯不容随意得罪的大客户。

        阿方斯沉默了一下,端着热可可不是滋味,足足过了五分钟,突然又想明白什么,阿方斯才笑着摇了摇头对安夏尔笑道:“如果是真的造船公会,我确实有压力,但您嘛,确实压力没有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