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14章 我不需要一门完美的火炮(求推荐)

第14章 我不需要一门完美的火炮(求推荐)

        次日一早,分别给戴伦德赛跟威尔莫蒂写好了一封信的阿方斯,就看到阿尔弗雷德领着一个相貌英俊、风格硬朗的青年男子走进书房。

        “阿尔弗雷德先生,帮我把这两封信分别寄给戴伦叔叔跟威尔叔叔,我有点急事需要他们帮忙。”阿方斯最终决定,把陶瓷模具的事拜托给这两位值得信赖的叔叔帮忙;他们有很多人脉,很容易找到能够制作模具的陶瓷匠师,同时又可以帮自己掩护身份。

        “是,老爷,另外,这位就是巴迪斯德高乐先生,他应邀而来。”阿尔弗雷德躬身一礼道。

        “您好,德高乐少校。”阿方斯起身把信封递给阿尔弗雷德,自己又走到巴迪斯德高乐的面前,伸出手来表示欢迎。

        “您好,莫勒先生,直接叫我巴迪斯就可以了,我已经退役了。”巴迪斯德高乐与阿方斯握了手,而阿尔弗雷德则不动声色的自行离去。

        “虽然退役了,但您所拥有的这段经历却依旧令人羡慕,巴迪斯。”阿方斯示意巴迪斯落座,笑着自顾走向小吧台继续道:“喝点什么?白兰地?香槟还是威士忌?”

        “红酒就可以,莫勒先生。”巴迪斯在沙发上也坐得笔直。

        “叫我阿方斯就可以了,朋友们都这么叫我。”阿方斯笑着倒了两杯红酒走过来,放了一杯在巴迪斯面前,便自顾自的在巴迪斯对面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您第一次来加莱吗?”

        “不,原来我在金盏花号服役的时候,经常需要停泊在加莱港,但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巴迪斯有些沉默寡言,仅仅就事论事的回答阿方斯的问题,没有任何展开的意思,恐怕这不讨人喜欢的性格,也是他退役的原因之一。

        “我记得金盏花号是小型巡防舰,加莱附近也有海盗吗?”阿方斯继续笑问道。

        “主要是私掠商人,海上从来都不太平,而我们也不是最强的一方。”巴迪斯略微思索回道,很显然他们是军方拉偏架,主要是揍其他海洋大国的私掠商人。

        “您觉得金盏花的舰炮如何?精准度、射程、威力或者射速,都可以给我介绍介绍,您大概也知道,我有一个火炮工厂,我需要不断的改进我的产品。”阿方斯笑道。

        “金盏花号是单层炮甲板的小船,舰艏是一门32磅臼炮,舰艉两门12磅炮,甲板配备四门24磅长程炮、八门18磅长程炮跟四门9磅炮,从字面数据看,无论是火力、射程、射速都没有短板。”巴迪斯徐徐道来:“但如果拆开分析,其实并不比大型武装商船更强。”

        “哦?”阿方斯表示兴趣十足,示意巴迪斯继续说下去。

        “因为射程只有不到300法尺(100米),所以在我服役的两年里,那门32磅臼炮只在不到四分之一的海战中开过火,战绩为0,由此就可知连恐吓效果,都非常堪忧。”巴迪斯不无吐槽道:

        “真正有威胁的是24磅长程炮,只要30米内近失,只是海浪都可以解决对方一两门火炮,但在24磅长程炮的射速并不高,平均五分钟才能开一炮;四门炮还分置两舷,虽然法兰西的炮兵命中率最高,但3%左右的命中率,意味着一整场海战,基本没有命中的希望。”

        “嗯,还有呢?”阿方斯笑道。

        “反而八门18磅长程炮是真正的输出主力,两分钟可以开一炮;虽然近失弹威力缩水,但在300-500米距离的命中率颇高,如果一场海战中只命中敌人一发炮弹,那一定是18磅炮打的。”巴迪斯继续道:

        “至于9磅炮跟12磅炮,真的只能打海贼,300米以内发射的近失弹也是没有威力的,主要靠链弹对付敌人的风帆;

        但300米其实已经非常危险了,我们可以打到敌人,敌人自然也能打到我们,这个距离法兰西炮兵的高命中率优势已经无法凸显了。”

        阿方斯笑了笑,这就是他为什么跳过9磅炮跟12磅炮,直接开发16磅炮的原因。

        在投放量足够大的情况下,在五百米左右的距离死死压制对方互相饱和射击,那么敌人的12磅炮跟9磅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至于24磅炮,那已经是战列线的主力了,正如巴迪斯所言,24磅炮需要的是对轰,在敌人不游走的情况下用过剩的威力教他做人。

        由此也能理解为什么巴迪斯会说堂堂五级巡防舰实力上跟武装商船没什么区别;因为人家英国跟荷兰人就是拿18磅炮当民用级!

        只要肯砸钱,一条单甲板的武装商船弄它十门18磅炮跟八门9磅炮,那无论是500米对轰还是300米菜鸡互啄,人家都不比这五级巡防舰差到哪去…

        “看来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近期正在打算推出一款基于最新版本的法制16磅舰炮,依您看,我应该注重什么环节?”阿方斯笑着从旁边拿过今天早上他又微调过的16磅火炮图纸递给了巴迪斯笑道:“这是我们的设计初稿,您看看。”

        巴迪斯连忙接过图纸,仔细的观察了起来,嘴上也没有停:“口径法制16磅,长度接近两法寻(3.1米),这个跟海军使用的舰炮是一样的尺寸吧?”

        “确实如此。”阿方斯笑道。

        “您这样的炮管设计虽然加大了铸造难度,但提高了仰角,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提高射程?”作为真正用炮的高手,巴迪斯的见解更直截了当。

        “我的想法是利用法兰西的炮击高命中率,把战线从300-500米压制到400-600米,这样可以彻底的杜绝12磅以下火炮的威力。”阿方斯笑道,其实他是在提防有朝一日自己在海上遇到自己的速射炮,一旦被有足够速射炮的船近身,那才是灾难。

        “这是…燧发机?我的上帝!如果有了它,法兰西的小伙子命中率起码还能提高一半!”巴迪斯惊喜的敲了敲图纸上的燧发机继续道:“有了燧发机,那装填速度跟点火速度也会提高不少。”

        “这正是我想要的,我的想法是把它改制成铸铁材质,这样它的重量可以比青铜材质减轻至少五分之一;同样是金盏花号,如果是我,我就把两舷全部的16门火炮都换成它了!那样一个小时内,命中敌人超过12发,只要一发打中要害,就可以送他们下地狱了。”阿方斯笑道。

        “确实可以考虑一下…可惜我再也不可能回到金盏花上面了。”巴迪斯不无可惜道。

        “这没有什么,加入我们,你会拥有比金盏花号更好的船,反正都是打私掠商人,不是吗?”阿方斯趁机再次伸出友谊之手。

        “谢谢。”巴迪斯先是一愣,然后才重重的握住阿方斯的手。

        “欢迎加入我们,一起吃午餐吧,下午我带你去火炮工厂看看…”

        而当有了巴迪斯,阿方斯却突然发现铸炮是前所未有的困难:无论是炮管应该加粗的部分,亦或者炮口尺寸的调整、底部的加强、比例的调整以及炮管厚度跟强度的妥协,让明明只想着仿造15世纪锥形火炮的阿方斯,愕然发现火炮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尤其是有了巴迪斯这个“专业人士”分享经验结论后,亚索的腰板也瞬间挺直了不少;加厚、再加厚,坚固、更坚固,仅仅是纸面数据,就已经从大概4600磅硬生生给加到5200磅以上…

        “直接铸铁炮!”几乎是忍无可忍又实在无法在“专业”领域论证胜过巴迪斯跟亚索的阿方斯只能拿出资本家的嘴脸来:“灵活跟减少后坐力也是这门火炮决不能放弃的优势之一,我不需要一门完美的火炮,我要的是一门在战场能发挥出最大战斗力的火炮,仅此而已!”

        至此,所有数据重新论证,在阿方斯强调以速射、灵活、低后坐力,并且亲自参与了设计修改后,终于在足足花了5天时间后,一门让大家都基本满意的16磅火炮跃然纸面:口径13cm、底部口径15cm、身长3.2米、喇叭口、管壁7cm、中段起加粗2cm、重心炮耳起再加粗2cm、后四分之一段整体加厚4cm,配备燧发机、整体预估重量仅3400磅!

        只看数据,炮身重量仅与青铜12磅炮相同,且配备燧发机获得速射能力,另外预备使用的炮身自紧,如果这门火炮真的能够现世,那基本就可以把12磅火炮直接扫入故纸堆了!

        于是在图纸出来之后,在阿方斯这个资本家的强烈要求下,外模使用两个石膏外模合体铸造,而内模则用了一根定制的陶管瓶来代替;单单是定制这一根锥形瓶,就花了三天时间、废了超过200根、足足35利弗尔费用!

        另外,为了降低铁水的气泡,这一次的炼钢炉也是特制的:完全掘弃了一直以来使用的炼铁坩炉,而是使用了全新的吊炉;底部开了一个铁水的出水管,用石膏封住,出铁水的时候撬开石膏封口,把铁渣排出后,就可以得到不含气泡的高度纯铁。

        而同样的,仅仅是这个炉就又花了莫勒老爷几十个利弗尔的银币;还好这个的制作难度不高,一次成型,不像陶管瓶那样废掉了200个,要不然莫勒老爷得亏到吐血!

        “莫勒老爷,阿尔弗雷德先生来信,说有巴黎来的神秘客人,请您务必尽快返回。”阿方斯眼巴巴的看着奋斗了近半个月的第一门样炮即将试铸,他说什么也不会为什么巴黎来的神秘客人、放弃亲眼目睹它的诞生;所以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开始示意亚索·克里斯他们安装模具准备铸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