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18章 连卢浮宫也敢坑?(求推荐)

第18章 连卢浮宫也敢坑?(求推荐)

        很快,巴迪斯就赶过来了,来到书房时,阿尔弗雷德却见阿方斯在桌子上铺了一张纸,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各种计划!

        “阿方斯,我来了。”巴迪斯上前一步来到阿方斯面前开口道。

        “快坐,你看看我这个计划怎么样?30万利弗尔的大扩张计划!”阿方斯随手把手中的纸张递给了巴迪斯。

        巴迪斯眼皮一跳,30万利弗尔?阿方斯的生意已经做得这么大了吗?从他加入工坊到现在,他就知道只有区区九个人在生产速射炮;还有预备生产城坊炮的工作间,现在可是连个鬼影都没有,全跑过来帮忙铸造这次的16磅样炮了。

        就这一看就濒临倒闭的模样,竟然还要推出30万利弗尔的扩张计划,钱都是大风吹来的?不过既然阿方斯这么说,他自然也只能默默的接过纸张,粗略的看了起来。这份扩张计划在巴迪斯看来,竟然出乎意料的完善:

        计划投资35000利弗尔在敦刻尔克港购买土地,、投资42000利弗尔修建火炮工厂、模具工厂、配件工厂跟仓库、投资27000利弗尔配备马车、拖船并修缮道路修缮;

        投资5万利弗尔聘请3名顶级匠师、10-12名大匠师、投入3万利弗尔突破9磅炮技术难关、5万利弗尔突破12磅炮技术难关、7万利弗尔突破16磅炮技术难关;

        再投资45000利弗尔升级技术设备,完成16磅炮最终优化定型;投资3万利弗尔规模化生产16磅炮,使月产量达到30门以上;追加投资2万利弗尔,将16磅炮月产量50门以上。

        投资23000利弗尔在加莱、布洛涅、巴黎、阿姆斯特丹分设营业部,并聘请配备人员建设销售渠道;投资15000利弗尔购买订制福禄特商船一艘,用于运输16磅火炮。总计30.7万利弗尔的投资。

        但,巴迪斯看的牙疼,买地、建设工厂跟修路的钱且不说,这15万利弗尔用于攻克技术难关是什么鬼?就最近这半个月时间,他们就花了15万利弗尔了?还有工钱呢?自己还没拿到薪水!再后面那个建设销售渠道跟买船,巴迪斯也非常肯定的认为对方就是要公器私用,十有八九是拿着这钱干别的事…

        “你看出来了?没错,这是为我们的投资人准备的。”阿方斯笑道:“但又不是给他们的,而是用来告诉他们,我们会如何使用这30万利弗尔。”

        “你确定,这样的投资计划,能拉到30万利弗尔的投资?”巴迪斯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言以对。

        “那依你看,如果你是投资人,你会投资多少?”阿方斯笑道。

        “我没钱。”巴迪斯淡淡回道。

        “当然不是花你的钱,我是说,假设你是一个负责人,你的投资人坚持要投资这一个生意,因为它能带来至少12%的回报,那你会建议对方投资多少钱?”阿方斯笑道。

        “10万,或者更少。”巴迪斯毫不犹豫的回道:“你的固定资产就只有10万利弗尔那么多。”

        “你瞧,船也是资产吧?还有营业部,还有生产设备跟技师。”阿方斯回道。

        “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新船跟旧船价格不一样,而营业部的资产肯定也包括库存产品,至于生产设备跟技师,好吧,那你的固定资产也只有20万利弗尔不是吗?”巴迪斯回道。

        “你说得对,我还应该考虑库存问题,这样我的固定资产还有更多,再说了,我已经攻破的技术难题也应该是有资产价值的。”阿方斯点点头继续道:“那么依你看,如果把整个数据增加一倍,你会不会愿意投资30万利弗尔呢?”

        “什么意思?”巴迪斯愣道。

        “你看,把购买土地资金提高到8万利弗尔,买一条可以停泊4条400吨以上大船的石制栈道,一个港口贸易所,一片4000平方的仓库,然后超过500亩的临港土地作为工厂用地。”阿方斯清了清嗓子继续道:

        “另外运输情况改良加运输工具也加大投资,联营、收购一批马车跟大小货船,把营业部也跟当地码头、马车行关联起来,把投资提高到15万利弗尔;同时发挥我们现有的速射炮优势,把科研投资追加到30万利弗尔,同时攻关速射炮跟长程炮两个系列的技术储备;

        另外投资10万利弗尔进行全套的工厂配置升级,从冶炼到模具、配件、铸炮、打磨、安装,以及后续的炮台;另外开设一个船坞,负责为客户改装、安装我们的火炮,让每一个客户的船获得最大的火力!

        同时,我们还要预留10万利弗尔的周转资金,包括货款、库存、原材料跟员工薪资、股东分红等,总资产应该达到72万利弗尔;现在,巴迪斯,你愿意投资30万利弗尔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可以考虑,你说有10万利弗尔的周转资金对吗?”巴迪斯问道。

        “预留,明白吗?并不全是现金,它是流动资产,货款的波动、库存的波动、原材料的波动、员工薪资还有股东分红!

        比如说刚刚采购一批原材料,那么接下来原材料就会慢慢变成库存甚至是货款,这个流动的过程产生价值增长,而员工薪资跟股东分红就是从这一部分增长中获益;

        当然,在不断的盈利过程中,我们的流动资产价值会不断提高,那么在每年的结算期后,会考虑按比例继续配置新的固定资产跟科技资产。”阿方斯回道。

        可怜前半辈子一直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军人的巴迪斯在听到如此弯弯绕绕的解释后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最后忍无可忍道:“只要有值这么多钱的东西就好,剩下的,我就只看你是不是真的能付出那么多分红。”

        “这就对了嘛,我就需要这句话,巴迪斯,你帮了我大忙了。”阿方斯从巴迪斯手里拿回那张纸,仔细的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里,然后才又继续问道:“火炮的一些基础数据测算出来了吗?还有打磨跟安装燧发机的问题,大概多久可以试射呢?”

        “大概率是由于气爆的原因,火炮的口径就是18磅,内壁密度超出预期,但也由于气爆,炮管实际上有了大概1-2度的曲度变形。”巴迪斯一板一眼的回道。

        “曲度变形?废了?”阿方斯心里非常可惜,这本是一根可以封神的炮管,结果就夭折了。

        “不会,因为炮管本身设计时就有倾斜度,所以内部曲度有很大一部分可以忽视,我经过测算,只要试射的时候摆放得当,我们可以得到一条笔直的射击线,但射击精度会下降,具体偏差多少,还要看试射结果。”巴迪斯回道。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控制好气爆的威力,这将使我们以后铸炮获得一个极大的加强?”阿方斯高兴道。

        “我认为你大可不必如此乐观,首先这一次是十足的意外,我们没有记录到任何一项有参考价值的数据;

        其次,我们使用的陶管瓶也是此次气爆的爆炸物之一,我们同样没有它的可靠数据,且这个瓶子本身是独一无二的,不具备参考价值;

        其三,我们注水的量同样没有记录,且陶管瓶发生过预热,同样没有记录温度,加水时机也是靠亚索猜的,一样没有可靠的参照数据。你认为,我们能靠猜得到一个新的气爆吗?”巴迪斯回道。

        “这是一个失败的气爆,巴迪斯,而我们只需要一个比它威力更小的气爆不是吗?接下来我们会换成瓷质的模具,它虽然比陶质的更硬,却也要脆得多;

        而至于加水的数量,当时就是加了4/5陶管瓶容量的水,我亲自测算的,下一次我们可以更少,比如3/5就可以了;至于加水时机,这个亚索会给我们答案的,毕竟是他猜出来的时机,总有一些依赖不是吗?”

        阿方斯哈哈大笑起来,站起身来拍拍巴迪斯的肩膀,又继续道:“你刚刚也看了我的计划书,你的家族有计划书里提及的生意吗?无论是任何一个都可以。”

        “我曾祖父以下世代从军,到了我父亲这一代,也没有人经商,退役之后一直是买地扩大我们的葡萄庄园,再不然则是为教会服务,我是不想加入教会才加入商会,拿一份薪水,更不济的,就干脆在葡萄庄园干活过日子了。”巴迪斯回道。

        “太可惜了,你知道吗?我刚刚给你看的那份计划书,你知道投资人是谁吗?卢浮宫!”阿方斯低声道:“他们打算投资我的火炮生意30万利弗尔,这是好事,但如果我的股本比他们少,我的生意就变成他们的生意了,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朋友合股,让这个生意依旧被我所掌控。”

        “卢浮宫?!!”巴迪斯先是一愣,然后才睁大了眼睛:“这可是卢浮宫的钱,你还想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