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24章 我们才是真正的善人!(求推荐)

第24章 我们才是真正的善人!(求推荐)

        “这…抱歉,是我误会您了。”茱莉亚见阿方斯竟然生气了,连忙开口道歉道,并且用眼神示意安帮忙说两句好话。

        “好了,不必说了。”安正要插话,阿方斯就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想茱莉亚女士也需要重新考虑一下是否合作,今天的会面就先到此为止吧;夏尔小姐替我好好招待一下女士,此次女士的差旅费用都由商会来承担就好了。”

        “不,莫勒先生,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太惊喜了,我没想到家族还能依旧拥有它。”茱莉亚情绪低落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家族,我绝不会把它拿出来,毕竟它是家族最后的荣耀了。”

        “不,女士,荣耀与生俱来。”阿方斯也在担心自己用力过猛,幸好茱莉亚真的是有些穷途末路了:

        “我来自一个古老的佩剑家族,在我还没出世的时候,穿袍贵族就敢于在我的乡土耀武扬威;这实在令人蒙羞,而这正因为荣耀与生俱来,在我们出生的那一刻,我们就肩负着家族的荣耀与责任!

        当我们的先人在战场上与敌人、奴役者、压迫者浴血奋战、为国捐躯的时候,他们的先人也许是流氓或者小偷!请无论如何,不要轻易放弃家族的荣耀。”

        “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莫勒先生,你知道吗?我这段时间真的压力太大了,我从没想过,在短短一年内失去两个至亲的亲人…”茱莉亚悲伤道,在阿方斯看来,大概她更悲伤的是,一年内接连倒下两个至亲的靠山吧…

        “我能理解您,真的,您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家族曾经落魄到连办一场体面的婚礼都需要四处筹钱的宭迫,您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在晚上会举行一个酒会为您接风洗尘,也让您认识一下我的朋友们。”阿方斯笑着说道:“明天下午,我再上门拜访,跟您确认一下具体的合同。”

        “太谢谢你了,莫勒先生。”茱莉亚伸手拉住阿方斯的手道,情绪激动得阿方斯一时都不好甩开…

        “茱莉亚,我送送你吧,晚一些我换一身衣服,再去旅馆接你。”安连忙伸出手来,拉了拉茱莉亚的裙裾低声劝道。

        “哦,真是太失礼了,莫勒先生,让您见笑了。”茱莉亚连忙收回了手道。

        “没什么,您仅仅是对家族爱的深沉而已。”阿方斯笑道。

        茱莉亚微微一笑,起身微微一礼告辞,阿方斯连忙送到书房门口,然后阿尔弗雷德跟安则一直送到宅子大门口。

        待到安返回书房的时候,却见阿方斯正站在书房的窗口前俯视着窗外,不由撇撇嘴走了过来,在阿方斯身边不远处吐槽道:“你在这儿可什么都看不到,怎么,我们的莫勒老爷爱上茱莉亚小姐了么?”

        “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阿方斯依旧望着窗外笑问道。

        “虽然她还未婚,可年龄都是你的两倍了,你连薪水都吝于给我,却毫不犹豫的放弃独自占有私掠许可证,这除了爱情,实在很难理解。”安双手抱胸回道。

        “哈哈!”阿方斯哈哈大笑的转过身来,上前一步直接抱住了安,几乎是贴着她的脸道:“你做的实在是太棒了,安,你为我们争取到一张独一无二的私掠许可证!”

        “呃…放开我。”安先是翻了翻白眼,然后继续道:“可是你又把它推出去了。”

        “不推一半回去,它怎么会是独一无二的呢?”阿方斯并没有放手,而仅仅是松了一些继续道:“我去买一张私掠许可证,甚至不需要五千利弗尔,但是有什么用呢?要不然,你也不会特地找这样一张名门望族的私掠许可证过来了。”

        “可是你依旧推掉了。”安依旧纠结于阿方斯拒绝完全占有。

        “因为我不想当私掠商人。”阿方斯笑道:“想一想,我们的船插着奥兰治家族的黑旗抢劫了一批珍宝,然后带回来光明正大的叫卖,这是怎样的暴利呢?”

        “可以这样?”安愣了一下,这是不是太猥琐了一些?

        “当然,我的计划是我们成立一个商会,把私掠许可证放在它那里,而它归我们的商会和奥兰治家族共有!荷兰人都知道奥兰治家族,尤其是有东印度公司的地方,我们都可以横行无忌;

        这绝不是我们自己买一张私掠许可证、甚至是买到奥兰治家族的许可证可以媲美的,它只有在奥兰治家族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阿方斯继续笑道:

        “还有最重要的,只有在奥兰治家族名下,我们才能拥有24磅炮甚至更大的口径,你说过的,威廉三世需要钱,那他难道不更需要一支强大的舰队吗?它归属荷兰,却是法国人的资产。”

        “你这该死的魔鬼,难怪你会做火炮生意发家,原来你是一个该死的战争贩子。”安恶狠狠道。

        “没有我们销售战争,别人哪里有卖命的机会呢?不把这些亡命之徒送上战场,难道留在家附近流连街头吗?我们才是真正的善人!”阿方斯恬不知耻回道。

        “我表哥可不是亡命之徒。”安哼哼道。

        “所以他就算上了战场也没赚到卖命钱。”阿方斯翻了翻白眼道。

        “谁让我的祖先也许是流氓或者小偷呢?贵族老爷。”安同样好没气道。

        “我说的是那些穿袍贵族,就因为他们的祖先偷钱,所以他们现在有钱了就开始偷窃荣耀,无论怎样的世代轮回都摆脱不了身上的罪血。”阿方斯俏皮的眨了眨眼。

        “您不去当圣职者简直是亵渎。”安吐槽道。

        “我是魔鬼呀,我去当圣职者,那才是更大的亵渎不是吗?”阿方斯哈哈大笑起来。

        “你再不放手我就考虑揍你一顿了,魔鬼先生。”安哼哼道。

        “我可是佩剑贵族。”阿方斯笑嘻嘻的松开了手继续道:

        “接下来你要负责给茱莉亚女士灌输一个思想,那就是我是唯一不觊觎她家族那张许可证的人,而商会,也是唯一愿意平等对待他们、并有可能在她们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的对象。”

        “咱们谈一点现实的吧,我能因此得到多少钱?”安回道。

        “2万利弗尔。”阿方斯回道。

        “真的?”安顿时眼睛大亮。

        “这是股份,你只能按月能拿到200利弗尔左右的分红。”阿方斯耸耸肩回道。

        “该死,折算成现金行不行?”安恳求道:“哪怕只有一万。”

        “你为了去非洲,甚至愿意放弃一万利弗尔,难道为了一万利弗尔,非洲的人不能再等等你吗?”阿方斯笑问道。

        “哼,我信不过你。”安有些心虚道。

        “除了远方的梦想和诗,还有近在眼前的吃喝拉撒。夏尔小姐,难道你真的打算一无所有的去非洲,然后带着贫穷跟风霜回到国内吗?”

        阿方斯双手扶着安的肩膀道:“给非洲写一封信,如果那边让你带着钱现在就去非洲,我随时可以拿一万利弗尔给你,好吗?”

        “表哥肯定会让我留在国内的。”安大声道:“我都等了这么久了,难道要等到我老了吗?”

        “噗。”阿方斯憋着笑,就这么看着安不说话。

        “你笑什么?”安夏尔小姐明显是生气了。

        “我没笑啊。”阿方斯憋的很辛苦的回道。

        “你还说,你不就是在笑?”安恼羞成怒的拍了阿方斯一下。

        “好吧,我笑了。”阿方斯依旧笑嘻嘻的看着安,这下旖旎的气氛一下子让她羞红了脸,低着头,猛地踩了一下阿方斯的脚,然后撒丫子的跑出了书房,还差点把从旁边路过的阿尔弗雷德给撞倒了…

        “老爷?”阿尔弗雷德敲了敲门看向阿方斯,明显是在询问安怎么突然受了惊的小鹿一般跑了出去。

        “夏尔小姐只是害羞了,阿尔弗雷德先生,帮我邀请一下威尔叔叔跟戴伦叔叔家晚上来家里赴宴,另外让亚索跟巴迪斯也过来。”阿方斯笑道:“如果戴伦叔叔还没抵达,就让夫人跟小威廉过来,你告诉她,今晚我要宴请一位神秘的公主殿下。”

        “您…确定?”阿尔弗雷德自然知道阿方斯口中的“公主殿下”,可是连荷兰执政都丢掉的奥兰治家族的孤女…

        “当然,我们能给客人的最大礼遇,不就是尊重吗?”阿方斯笑道:“今天的宴会可以投资更大一些,请一队乐手来表演,最好还能请到一个吟游诗人;但排场不要太大,就像是家宴那样,把繁盛堆积在一个小空间,就像真正的宫廷宴席那般。”

        “是。”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就领悟到阿方斯的险恶意图,他就是要先让茱莉亚感受到真正如公主般的尊重,等宴会散场,她才会更加彻骨的感受到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