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25章 斯居代里小姐的沙龙(求推荐)

第25章 斯居代里小姐的沙龙(求推荐)

        晚上七点钟,阿方斯就穿着丝绸材质的礼服、站在大门口迎接客人,身边还有穿的人模狗样的亚索、英姿飒爽的巴迪斯。

        “十几年前还是流鼻涕小子的小阿方斯,如今也成长为一个合格的贵族了呢。”德赛夫人笑着向阿方斯伸出手来调侃道,露出她手指上那枚8克拉的钻石戒指。

        “向您致敬,夫人。”阿方斯笑着做了一个吻手礼,德赛夫人年轻时还是阿方斯母亲的闺蜜,所以也曾在莫勒庄园见过小阿方斯,但那确实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威廉,你可要好好感谢你的阿方斯哥哥,帮你争取到九月份的法学院入学通知书。”德赛夫人收回手,又对旁边的儿子道。

        “谢谢哥哥。”小威廉依旧显得腼腆,当然可以去巴黎进修法律的欣喜也是止不住的。

        “好好干,我们是佩剑贵族,只要能够进入宫廷,家族的荣耀就会在你手里发扬光大。”阿方斯笑着拍拍小威廉的肩膀道。

        “这都离不开你的帮助。”德赛夫人笑得更开心了。

        “请进来吧,我们尊贵的公主殿下马上就要到了。”阿方斯笑道。

        “说起来我还要问你呢,小阿方斯,你今晚的客人是哪位公主殿下呢?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德赛夫人奇怪的问道。

        “其实算不算公主殿下也比较难说,茱莉亚·亨德里克·范·奥兰治小姐是荷兰腓特烈亲王的女儿,由于荷兰的政体制度以及奥兰治王室的失势,她并没有得到公主尊位的册封。”阿方斯笑道。

        “王室出身的公主殿下,自然就是公主殿下了。”德赛夫人回道,风水总会轮流转的嘛,万一奥兰治家族又抖起来了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哪怕在异国他乡,我也坚持隆重接待一下我们的公主殿下。”阿方斯笑着说道。

        德赛夫人点点头便进去了,她们刚进去不久,就又有两架马车赶到了莫勒家宅门前,前面马车下来的便是盛装打扮的茱莉亚,还超出预料的高规格:

        沾满了各种珍稀鸟羽的羽帽,又长又卷的金色假发、贴着金箔的大蓬裙、佩戴满满的珠宝首饰,就是抢劫她这一身打扮,起码也能卖个三五万利弗尔…

        “您一人就点缀了世间的一切色彩,我美丽而尊贵的女士。”阿方斯连忙上前几步亲自扶着尊贵的公主殿下下了马车来。

        “您的嘴真甜,莫勒先生。”茱莉亚伸出手来让阿方斯做了个吻手礼,另一只手则拿着嵌着宝石的象牙柄小扇掩脸笑道。

        “我们的莫勒先生一直都是在嘴上甜的,我早有体会。”安夏尔小姐从后面的车子下来,也拿着小扇子掩脸吐槽阿方斯;这让阿方斯很不是滋味,因为这扇子比自己第一次见到安时她的扇子精致多了,这可是花自己的钱买的,竟然还敢批判给她发工资的老板?!!

        “您负责了茱莉亚小姐之外的所有色彩,我同样美丽的夏尔小姐。”阿方斯淡淡笑道,却连做吻手礼的动作都没有。

        “您刚刚才说茱莉点缀了世间的一切色彩,这就变卦了吗?”安却打定主意不放过阿方斯。

        “在茱莉亚小姐点缀了世间的一切色彩后,不是还给您留下了一片苍白吗?当然,还包括黑暗。”阿方斯绅士的做礼邀请茱莉亚先行一步,茱莉亚却眨了眨眼挽着安的胳膊与她同行。

        “原本我总以为上帝何以如此亏欠于你,让您在没有拥有美德之下,也没有得到修养;现在我才发现,上帝对您依旧是仁慈的,至少还给了您一次从地狱返回人间的机会,只是您依旧没有好好珍惜。”安咬牙切齿的吐槽道。

        “好了好了,安,阿方斯先生只是在跟你开个玩笑,你如此美丽,又怎会苍白呢?”茱莉亚拉着安的手臂笑道:“至于黑暗,我想是他自己的颜色。”

        安差点气得吐血,茱莉亚嘴上说不在意,丫的还不是把苍白跟黑暗安排的明明白白?还特么把自己也安排进去了?活该你被阿方斯这个魔鬼卖了还在高兴的帮他数钱!

        …

        而此时的远在巴黎玛黑区,马德莱娜·德·斯屈代里小姐正在召开这一周的周六沙龙,而与会者自然也不像阿方斯那样,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

        国王御史贝立松、塞维涅夫人、莎布雷侯爵夫人、年轻的拉法耶特夫人、蒙庞西耶女公爵以及著名文学家莫托斯耶等都是这个“周六沙龙”的座上宾,当然最尊贵的,莫过于“大孔代”孔代亲王路易二世·德·波旁。

        “亲王殿下,您听说了么?西班牙人刚刚扳回了一局。”贝立松低笑着贴到路易二世的耳边透露了一个刚刚得到的消息。

        “哦?什么事?”由于依旧未从投石党运动的阴影中走出,长期困居尚蒂利城堡的孔代亲王的消息自然不怎么灵通。

        “这个要从三个月前说起。”仅仅一句话就勾起孔代亲王的兴趣的贝立松笑眯眯的开始给孔代亲王透露起了他知道的消息:“大概三个月前,一位北部的乡绅贵族推出了一款新型速射炮;质地精良、且口径略微加大,作为6磅炮,却专业速射9磅的葡萄弹;

        据说最高射速达到一分钟12发,当然谣言不可尽信;但此炮威力巨大、深受市场欢迎是毋庸置疑的,短短时间内、英国人、荷兰人乃至葡萄牙、丹麦甚至瑞典人都开始配备这样的武器!

        但唯独长期配置隼炮的西班牙人对此不屑一顾,结果就在一个月前,英国私掠商人用装备了一批隼炮的武装商船扫射了西班牙一条运宝船的炮窗。”贝立松说到这里,就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一下。

        果然,孔代亲王就替他接过了话语:“殉爆,对吗?”

        “正是如此,强烈的殉爆把西班牙运宝船的整个上甲板掀了出去,但又可笑的,碎片飞到一千尺外的海面,而三层甲板跟整个底仓依旧完好无损的滞留原地。”贝立松笑道。

        “西班牙人被狠狠的开了瓢?然后任由对方大摇大摆的搬走了运宝船上的金银?”孔代亲王倒吸了一口凉气,估计西班牙的菲利普五世能气到吐血身亡。

        “正是如此,据说菲利普五世雷霆发怒,把拒绝这种速射炮的陆军大臣直接下狱,果然查出是西班牙自己本地的隼炮生产商在推波助澜。”贝立松笑道:“这也让菲利普五世更进一步的坚信,我们的速射炮威力强大到连同行都在恐惧它,所以,一次性下了一年的订单。”

        “一年?!!”虽然不确定这门火炮的产量,但短短两个月内交付的货就可以让英国人给西班牙运宝船开瓢,就可见月产量绝对在百门以上,所以孔代亲王也不得不佩服菲利普五世的大手笔。

        “这门火炮的售价达到60利弗尔,据说总订单价格超过八万利弗尔!其实没多少人认为这样泄愤式的订单、或者仅仅是为了避免让英国人买到更多速射炮的订单能发挥什么作用。”贝立松笑道:

        “但情况大出所料,据说半个月前工坊一次性交付了三条船的速射炮给西班牙人,然后菲利普五世亲自指定了拜塞里昂胡安中校配置速射炮,带领海鸥号去为即将抵达的运宝船海上珍珠号护航。

        就在今天上午,海上珍珠号进入西班牙的权益领海,不出意外已经在里斯本入港了,虽然没看到海鸥号,但据说拜塞里昂中校就在海上珍珠号上。”

        “胡安?”孔代亲王有些怪异的看向贝立松。

        “对,唐胡安的孙子,从谱系上讲应该是菲利普五世的堂弟。”贝立松笑道。

        “英国人损失很大?”孔代亲王开口问道。

        “起码海上珍珠号损失很小,几乎没有什么伤痕。”贝立松笑道,言下之意就是西班牙人赢得很轻松,英国人估计被打的屁滚尿流。

        “这速射炮威力真的这么大?”孔代亲王开口追问道。

        “应该不小,傍晚得到西班牙人的消息后,陛下还召见了勒泰利埃公爵进行咨询,据公爵所言,科尔贝尔已经派出使者前往加莱考察这家工坊,近期就会有消息传来。”贝立松想了想又道:“但据我看来,公爵大人不是很重视这门火炮。”

        “何解呢?”旁边的斯屈代里小姐也凑了上来。

        “公爵大人认可这门六磅炮成功的发挥了九磅炮的威力,却依旧保持了它六磅炮的射速,简直是了不起的创造,认为创造者极具天赋。”贝立松笑着用似是而非的话回道。

        “就是说,我们的公爵大人坚持认为,无论是六磅炮还是九磅炮,依旧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东西。”孔代亲王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的斯屈代里小姐的手背解释道:“如他所言,大概需要发明者做到用18磅的射速去改造24磅炮的时候,才有真正的价值。”

        “我认为可以做到。”斯屈代里小姐一脸坚定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