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26章 战争的嗅觉(求推荐)

第26章 战争的嗅觉(求推荐)

        “为什么?”连孔代亲王都觉得,斯屈代里小姐的信心来得突兀。

        “我虽然不懂军事,但我知道,磅数越小射速越快,既然差着三分之一磅数差距的代差都能被拉平,那仅仅是四分之一的差距自然也是可以被拉平的不是吗?”斯屈代里小姐一本正经回道。

        “您的分析…我确实无从反驳。”贝立松有些懵逼道,但他却依旧不认可,因为在他看来,正是因为过于先进才会没能开发到极限,而同样的,也存在着太多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能纯粹的用数字做加减。

        如果阿方斯在此地,一定会给贝立松摇旗助威的,正如他自己遇到的:造六磅炮的时候,从仓库里翻出三十年前的老设备,捯拾捯拾一个星期就起模铸造,一个月就卖遍加莱-英吉利海峡两岸,两个月卖到波罗的海跟地中海去。

        等到了16磅炮呢?

        他亲自下场画图,尤其是以原有的图纸跟未来的先知去做这件事,并且有亚索跟巴迪斯的帮忙,结果足足半个月时间,全新设计了模具、熔炉、生产流水线,然后千辛万苦摸索出第一个样炮,还是个歪脖子货!

        “我们也可以尝试着认识一下这位朋友,毕竟乡绅贵族出身,无论如何都有着佩剑贵族的血脉。”孔代亲王一开口就是老凡尔赛了,勒泰利埃公爵还只是从火炮口径上瞧不起,孔代亲王则摆明了如果对方不是贵族,无论多大口径他都要瞧不起…

        “我刚好受朋友邀请,准备下个月去布洛涅参加一场拍卖会,也许可以给这位先生发个邀请。”旁听的拉法耶特夫人笑着开口道。

        “弗朗索瓦也感兴趣么?”孔代亲王看向坐在拉法耶特夫人与塞维涅夫人之间的拉罗什福科公爵弗朗索瓦德拉罗什福科轻笑道。

        在他看来,拉罗什福科公爵的文人气息太重了,常以个人好恶为事;跟自己姐姐恋情火热的时候都敢拉人造反,但关系破裂后又临阵倒戈,可谓是在投石党运动中结结实实的坑了孔代亲王一把。

        当然陈年往事也没法纠结,毕竟如今就连孔代亲王也低下高贵的头颅,换取路易十四的谅解;然而,拉法耶特夫人那过于热衷的表现,明显还是凸显了弗朗索瓦的个人喜好。

        “对于这位年轻的德·莫勒先生,我倒是有更私人的消息。”弗朗索瓦手里拿着酒杯轻轻摇晃着:“我的部下,菲力德赛爵士有一位叔叔,在加莱从事海商的生意;大概两个多月前,曾写信向菲力极力推荐这款速射炮,虽然基于对方年龄问题,我持观望意见,但还是采购了四门速射炮。”

        “公爵竟然采购了速射炮?”这次轮到贝立松懵逼了,这位才是真的不显山不露水啊,自己在这儿吹了老半天牛逼,连速射炮长啥样都不知道,对方都买了四门搁兵营里了?

        “坦白讲我不是很认可这门火炮,连射超过12发就可能炸膛,不得不停下来降温1-2分钟;而且在射程超过30米后,落点几乎散落得不堪入目;但据说这门火炮是用于海盗接舷压制,应该效果还挺不错。”弗朗索瓦淡淡回道:

        “据说小莫勒又追加研究了可用于陆军的散弹速射炮,旨在用于棱堡的城防系统上,除了射程,基本已经达到我的目的,所以,我也打算等他推出更强劲的陆军用炮。”

        贝立松倒吸一口凉气,这群宿将的战争嗅觉是相当恐怖,6磅炮9磅炮在海上几乎毫无存在感,可当上了陆地上呢?那基本就是难以想象的大杀器了,毕竟主流的陆炮就还是9磅炮,12磅炮已经如同海军用32磅炮那般稀缺了…

        “我同样期待着。”孔代亲王意味深长一笑道,却觉得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因为陆战最大的问题就是移动性!在海上,船可以动,那么无论多大的口径都可以随着船在海上移动;但如果是陆地上呢?

        别的不说,亚索当街叫卖隼炮的时候,还不得不给它配上一个炮车。当这个火炮数量达到几百门甚至上千门的时候,军队需要配备多少人力物力去配置炮车、配置拖纤?更别说陆地还存在很强的攻坚要求,散弹炮多了,攻坚炮就少了,那还怎么打仗?

        ...

        次日一早,安就坐在客厅中喝着热可可,加了蜂蜜跟本地山羊奶的热可可是她最钟爱的饮品,阿方斯还在楼上的书房不知道忙活什么,所以她一时没事做,就干脆坐在那儿发呆。

        昨天晚上的宴会从一开始就有些不太一样的意味:落座的时候,阿方斯坐东道主位,左手边是威尔莫蒂跟他夫人、女儿,再接下来是安,右边则是茱莉亚、德赛夫人、小威廉、亚索跟巴迪斯。

        虽然彼此的座位依旧没有拉的很远,但那种亲疏远近的感觉让安开始没来由的烦躁,该死的阿方斯嘴上说只是讨好茱莉亚以寻求对方的配合,可谁又知道他是不是想着攀高枝?更别说随后的音乐表演跟私人舞会,阿方斯甚至邀请了茱莉亚跳了一段交谊舞,该死的!

        “呃…夏尔小姐,有客人来访,是英国的本杰明霍金斯爵士。”从外面进来的阿尔弗雷德看到坐在大厅喝热可可的安,不得不先跟对方知会一声,毕竟本杰明霍金斯可是安拉来的客户。

        “霍金斯爵士?”安有些莫名其妙,这英国私掠商人怎么突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找上门了?

        “通知一下阿方斯吧,我先出去接待一下我们的客人。”不过安依旧站起身来,拿着小扇子娉婷道。

        这该死的本杰明霍金斯,自上次下了240门火炮的订单后,因为想要谈价格而被阿方斯拒绝,就一直没有再追加订单;眼看最后一批货过几天就要交付了,这会上门来,如果不是为了追加订单,安绝对会把对方拉入合作黑名单!

        “日安,爵士。”来到门口的安笑嘻嘻的率先对着对方微微一礼,只是一眼就看出,平日里总是胜券在握的本杰明霍金斯今天稍显烦躁。

        “能在这儿见到您真是太好了,我听说您去了一趟阿姆斯特丹,还想着给您寄一封信呢。”本杰明霍金斯摘下礼帽微微鞠躬:“日安,夏尔小姐。”

        “请进,爵士,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您刮来了,我以为您正忙着为八月份的丰收节做准备呢?”安一边引着本杰明霍金斯进院子,一边笑着寒暄道。

        “托您的鸿福,在仲夏夜的时候确实庆祝了一次,但八月份的丰收节,目前来看大概是不用庆祝了。”本杰明霍金斯苦笑道。

        “哦?这是为何?”安嘴上装作不知情,心里却开始琢磨起来:

        仲夏夜之前,英国人把西班牙一条运宝船抢了个干干净净,自然要庆祝;可现在却又说丰收节没得庆祝了,莫非是西班牙人的速射炮开始列装了?威力这么大吗?让赫赫有名的私掠商人竟然如此悲观?

        “此事可就一言难尽了,不过,想来莫勒先生的工坊,火炮产量应该远远不止每月200门吧?”本杰明霍金斯岔开话题却又意味深长道。

        “呵呵,为了满足爆满的订单,确实又一次扩大生产,但并不多。”安虽然眼热本杰明霍金斯暗示的追加订单,但还是很把持得住,没有明明白白的透露出底细。

        “今天一大早就有喜鹊在我的窗外叫着,我就知道有好事,这不您就来了,欢迎您的到来,爵士先生。”阿方斯这时候也从楼上下来,非常热情的跟本杰明霍金斯打招呼。

        “日安,德·莫勒先生。”本杰明霍金斯欠身一礼道。

        “日安。”阿方斯笑道:“请坐,爵士,要喝点什么?”

        “热可可就可以了。”本杰明霍金斯一眼就瞥见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那半杯热可可,自然知道那是安刚刚喝的,考虑到不要给主人家添麻烦,自然要学会客随主便。

        “那就给我们来两杯热可可,阿尔弗雷德先生。”阿方斯自己在长沙发上坐了下来,本杰明霍金斯跟安便分别在小沙发落座下来,而且安还故意坐在离阿方斯更远的那张小沙发上,发泄着自己的小情绪。

        “今天冒昧来访,其实是受人所托而来。”本杰明霍金斯便笑着率先开口道:“前段时间您曾说过要采购一批火炮设备,我便替您跟我的朋友打了一声招呼,近段时间事务繁忙,有些疏忽了,前几日朋友问及此事,是以今天匆匆前来打扰。”

        “没什么,说起来应该是我向您道歉才是,一直没有给您一个准信。”阿方斯笑道:“其实也是我们这段时间整个工坊都在升级改造,加上近期有一笔资金对我们进行投资,所以想要在资金到位后再行采购。”

        “这可是好事。”本杰明霍金斯心里却是一咯噔,难道是西班牙人投资了阿方斯?他便又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道:“您刚刚说到获得投资?您想要进一步扩张吗?”

        “确实如此,总投资大概要超过100万利弗尔。”阿方斯还没开口,安就抢过话道:“我们计划推出全新的口径火炮,对此需要大批量的定制设备跟新的工厂用地。”

        “这…”本杰明霍金斯一下子就有些把握不住了,刚好阿尔弗雷德端着热可可过来,本杰明霍金斯就接过热可可假装细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