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32章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求推荐)

第32章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求推荐)

        阿方斯对这份计划非常满意:债权人清晰,就是阿方斯;担保人也清晰,就是总投资更大的总商会;资产呢?依旧清晰,投资的对象是火炮工坊跟关联的土地、工厂跟技术储备。

        那担保人的资产呢?还是很清晰,总商会以下的三大商会,以及三大商会交叉持股的众多合营商会,这一些合营商会还大部分是与合作者对半持股,也就是说担保资产又进一步扩大了近一倍的权益资产!

        你卢浮宫亏钱了,必要时刻就往这些企业去抄家,四倍于投资资金的资产在这里,就算亏剩下三成,你卢浮宫依旧不亏!

        阿方斯终于顶不住了,把资料整理一下锁进柜子里,就回自己的房间睡了一个天昏地暗…

        安踱着优雅的步子走进酒店中,今天既然打算来找茱莉亚逛街,她便换上了不那么累赘的裙子,也没有太多装饰,仅仅是把阿方斯送她的胸针别在了领口的位置。

        这时,里埃·德·维杰里提着皮包跟行李箱正从酒店楼上往下走,猛地看到安走进了酒店,一下子转身就往回走,安并不认识他,但他却认得安!

        这几天他一直逗留在加莱打探消息,自然也见过阿方斯跟安乘车同行;恰好他去阿方斯家附近蹲点,尾随阿方斯他们去了火炮试射场附近;并听到明显的大口径火炮试射声音,他就知道,阿方斯已经研制出来新的大口径火炮了。

        这也是他今天打包行李准备回巴黎的原因,毕竟阿方斯既然可以研制出大口径火炮,那么火炮工坊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利润空间就非常稳定了,起码在他看来投资打水漂的概率几乎为零,那么他自然可以拿着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去建议科尔贝尔对阿方斯进行投资了。

        很快,他隔着房门听到了女性皮鞋走在楼梯上的声音,又渐渐远去,他才松了一口气,果然对方不认识自己…

        他这才打开房门四处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在监视自己,连忙提着皮包、行李去结了房钱,匆匆上了马车离去!

        “这个人…是巴黎来的人。”里埃·德·维杰里怎么也没想到,安确实认不出他,但看到他诡异的行为后,就故意上楼梯又下楼梯,来到马车上盯紧对方,谁知里埃·德·维杰里被赶车的老安达给认出来了。

        “谁?”安愣了一下问道。

        “巴黎来的人,几天前,阿尔弗雷德让我偷偷跟着他,我都亲眼看他走了,没想到掉个头就回来了。”老安达回道。

        “你马上回去告诉阿方斯,然后再回来接我们,我上楼去茱莉亚的房间盯着。”安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果然能被卢浮宫派来的人,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什么,巴黎来的人今天又在酒店出现,还是荷兰客人住的酒店?我不是交代你盯着他吗?”阿尔弗雷德听到老安达的反馈差点没气死!

        四天前,里埃·德·维杰里走的时候,他特意交代老安达盯着对方有没有杀回马枪的可能,结果他回来说对方出城去了,自己才放下心来。

        谁知这会又蹦出来了,还是跟非常重要的荷兰客人住一个酒店,谁知道到底会透露了多少阿方斯的秘密出去?!!

        “我…我也没想到…”老安达也感觉自己很无辜,那天可是一路跟着对方出城去了,这样都还能跑回来?自己哪里有办法、一天到晚在城门口守着?

        “在这等着,我去跟老爷说。”阿尔弗雷德气愤道,阿方斯才睡下不久,这会把这么个消息告诉他,他今天就都不用睡了,还是这老安达不让人省点心!

        猛地听到阿尔弗雷德的汇报,还迷迷糊糊的阿方斯就被吓了个激灵,全身兀的出了一身冷汗,莫说睡意,连一切杂念都消去了十之八九!

        可等他全心全意的琢磨了一下这件事情,发现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悲观!

        首先,里埃德维杰里是肯定没有接触过茱莉亚的,要不然茱莉亚肯定会提醒他近期自己或者安还会去酒店找她,里埃德维杰里也不会跟安撞了个正面!

        再然后是对方滞留加莱,这几天或者说自里埃德维杰里来了以后,而唯一算得上机密的,大概就是自己昨天去观看的火炮试射了。

        而就算如此,既然火炮试射成功了,那说明距离量产也更快了,对于里埃德维杰里而言也是实实在在的好事,他完全没有必要惊慌什么!

        当然,阿方斯也不能一味的乐观,他坐在床上对阿尔弗雷德道:“阿尔弗雷德先生,您派几个人去打听一下,从昨天晚上到早上,加莱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也去码头问一问,有没有船是一大早抵达的,有没有带来其他地方的什么消息。”

        “是,我这就去办。”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阿方斯对里埃·德·维杰里的判断是很可能对方是由于突发事件紧急离去,既然里埃·德·维杰里主动离开,那大概率是真的走了。

        阿尔弗雷德走后,已经被惊醒的阿方斯也再也没有了睡意,揉着鼓胀的太阳穴起了床;随便的洗了一把脸,穿着睡衣披着件外套就又回到了书房之中,坐在椅子上再一次思考里埃·德·维杰里的事情。

        四天前里埃·德·维杰里走后,在城外转了一圈才回来,要到入夜才回加莱住下;但那时候茱莉亚尚未抵达,所以里埃·德·维杰里是在茱莉亚之前入住那家酒店。

        两天前,安跟茱莉亚抵达加莱,并且当晚召开了宴会,如德赛夫人也出席了,那个时候里埃·德·维杰里应当是知道了自己最核心的伙伴成员。

        昨天早上,本杰明上门拜访、其后自己去试验场观看火炮试射,再然后是去酒店拜访茱莉亚,然后又去了一趟码头,送信去德赛家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

        想到这里,阿方斯突然有了玩味的感觉:

        这家酒店的房价是非常贵的,茱莉亚的套间甚至要45个苏/天,即便里埃·德·维杰里没住那么好的房间,一天也要一个利弗尔。

        而以里埃·德·维杰里的级别,能超过800利弗尔都该偷笑了,所以以他的收入,是绝对住不起这样的酒店的!

        当然,以里埃·德·维杰里经常出差的情况来看,外快方面的收入一定不少,但一方面要贿赂上官,另一方面还要补贴家庭开销,说不定还得给家里拿一部分钱、又得外面养着个情人,这从他作为使者却毫无鲜衣怒马可以看出。

        再加上当日阿方斯给他送钱的时候,他那几乎没有拒绝就毫不犹豫接下来、甚至今天离开的时候,自己送的那个皮包依旧在对方手里,说明这笔贿赂对他来讲,可以说是极大的收入!

        那么,是不是可以断定自己已经成为里埃·德·维杰里的大金主了呢?或者说,里埃·德·维杰里刚刚撞见安后匆匆躲起来的反应,本就是不愿意得罪自己的心虚之举呢?

        不愿意得罪自己,就意味着对方会替自己拉偏架!那么,他依旧滞留加莱,未必是为了找自己的问题,反而有可能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投资,那样他才有机会继续从自己这里获取利益!

        那么,阿方斯突然可以猜到里埃·德·维杰里今天离开的原因了:

        因为就在昨天晚上,博科·安达尔交接了400门火炮给西班牙人,里埃·德·维杰里应该是知情的,这让他有了说服卢浮宫的把握,这才急匆匆的一大早就出了门去!

        “阿尔弗雷德先生。”想到这里的阿方斯起身走出书房,对着楼下喊了一声。

        “老爷?”阿尔弗雷德匆匆跑了过来问道。

        “帮我再确认两个消息,第一,昨天晚上西班牙人是不是把400门火炮拉上船了,他们什么时候返航?第二,确认一下霍克·阿兹特的行踪,他昨天或者今天有没有访客或者出城。”阿方斯交代道。

        毕竟昨天霍克·阿兹特也出现在酒店,如果他不但拜访了茱莉亚·亨利,还会见了里埃·德·维杰里呢?

        想到这儿,他又改口道:“另外,用最快的速度买下那家酒店,什么都不要变动,我只要那里变成我的耳目。”

        “那是奥通家族的酒店,他们在本地也颇有名望,那家酒店也没有什么经营异常…”阿尔弗雷德有些尴尬的回道:“不如去收买他的服务生?”

        “奥通家族?他们做什么的?”阿方斯揉了揉太阳穴问道,似乎自己到加莱三个多月来,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个家族。

        “他们也曾是加莱黑港的理事会成员,目前码头有一条栈道泊位在出租,还有那家加莱之家酒店,另外在码头附近还有两家酒馆的生意。”阿尔弗雷德有些尴尬道:

        “我们现在和他们没什么业务往来,不需要租用他们的泊位,而且酒馆也很低档,这家加莱之家酒店就是对方寻求摆脱低档生意的突破口。”

        “给对方下个拜帖,下午晚些时候我去拜访一下。”阿方斯皱了一下眉头继续道,既然对方是黑港大佬的出身,按道理应该实力不差,怎么混到仅有一条小栈道跟两个破酒馆?这酒店档次不错,却还是新开的,搞不好还在赔钱呢!

        “这…您不休息一下?”阿尔弗雷德有些为难道。

        “没事,我没什么睡意,你按我说的去安排吧;对了,让人给我送早餐上来,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既然没什么睡意,阿方斯就打算借着这段时间把想要弄的炮车给设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