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38章 深谋远虑(求推荐)

第38章 深谋远虑(求推荐)

        “说吧,我早就想知道了。”德赛夫人连忙开口道。

        “我得到卢浮宫的一笔投资,最高决策人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掌玺大臣兼执政大臣的勒泰利埃公爵,目前我也与相关负责人维持着联系,可能不久之后我就要去巴黎一趟。”阿方斯笑道:

        “这意味着,只要小威廉进了法学院,我就可以马上推荐他去王家法院实习,然后,我会以商会在巴黎的联系人身份,给小威廉安排每月至少给公爵递一次报表;能不能次次见到公爵我不知道,但至少是一两次。那么只要有一次公爵在王家法院又看到了小威廉。”

        “那我就可以被重用?”小威廉顿时眼前一亮,直接跟最高领导打招呼,这升官犹如坐火箭啊!

        “不管会不会被重用,勒泰利埃公爵会首先要求手下人关照你,因为对你表达善意,就是在向我表达善意,这无论如何有利于生意的进展。”阿方斯笑道:

        “这样很快,你就可以在王家法院站稳脚跟,接着,我们花钱,无论是一万利弗尔还是十万利弗尔,必须让你拿到法学院第一名,哪怕是考试作弊,也必须让你拿到奖学金;

        同样的,勒泰利埃公爵或者国王陛下就会接见你,你可以借此机会申请出任皮尔第大区的法院推事;这时候,我需要你休学一年回加莱,我会继续花钱,让你出任布洛涅市长的法学幕僚,把皮尔第大区的法院关系摸清楚。”

        “这是为什么?”小威廉奇怪道。

        “很简单,因为在此之后,你又回到法学院完成第二年学业,你的同学他们已经是第三年了,你立刻把你熟悉的、信得过的同学推荐到皮尔第大区来,塞进法院的事我来安排;

        重要的就是,你拿到第二个奖学金。”阿方斯笑道:“这时候,勒泰利埃公爵必然会建议你留在皇家法院当推事,你可以推荐一位同学顶替你的皮尔第大区法院推事。”

        “占两个位子?”小威廉似乎有点明白阿方斯的想法了。

        “当然不止,这时候你是第三年,你在第二年的新同学中,又找一帮可靠的同学,推荐到王室法院,当你从法学院毕业后,你自然就会得到一批可靠的助手。”阿方斯笑道:

        “然后你向你的领导申请管理皮尔第大区的法院事务,把在皮尔第大区的人脉盘活起来;只要有人升迁,你就把你的人提拔上来,用两到三年的时间进行积累。

        如果你在王室法院没能晋升司法长官,就立刻外调皮尔第大区法院法官,然后又是我们花钱的时候了,给你捐一个穿袍贵族,然后回布洛涅竞选议员;

        把布洛涅市长的人脉也用起来,只要他支持你成为大区议员,你可以允诺将来支持他的儿子成为议员。”

        “可是…那个时候我也才…30岁不到吧?可以当议员?”小威廉有些不确定道。

        “这就是皮尔第大区法官的重要性了,你可以让你手下的人起诉反对你的人,把他们暂时拘留在监狱;等你竞选成功后,把人马上放出来,同时开除起诉的人,让他打包行李到巴黎的王室法院报到。”阿方斯笑道:

        “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大区议员,你有充足的时间考虑继续在皮尔第大区争取参议员跟议长,还是重新返回巴黎,争取王室法院的法官;你已经是穿袍贵族,非常容易获得爵位晋升,只要勒泰利埃公爵一直在,你就有机会成为伯爵甚至是侯爵。”

        “你在开…玩笑吧?”这次轮到菲力德赛睁大了眼睛,还有这么神奇的操作?

        “当然不,我还为此计算了其中的投资成本,仅仅是在王室法院跑腿打杂的第一阶段,我的计划是一个月1000利弗尔的投资;包括每周请同僚吃一次饭,每个月给领导送一次礼,另外也每周请同学吃一次饭,给所有的老师送礼;

        另外还有参加一些够的着门槛的沙龙、贵族宴会,还有代表商会参加的一些商业典礼,这样三年下来也不过是40000利弗尔。

        还有就是全校第一名的奖学金问题,这取决于小威廉的用功程度,在一万利弗尔到十万利弗尔不等,考虑到他分心多用,我认为可以是50000利弗尔,三年就是150000利弗尔。”阿方斯继续计算着投资:

        “然后是布洛涅市长幕僚,这一块我计划是3000利弗尔给市长,1000利弗尔给区议员,1000利弗尔给区法官,然后再准备每个月500利弗尔的消费资金;

        另外20000利弗尔用于帮小威廉安插至少十个同学,其中一个还是法院推事。之后每个月需要给这十个人提供至少1000利弗尔补助,在小威廉出任王室法院推事后,进一步提高到2000利弗尔;

        再加上王室法院至少塞进五个同学,依旧是20000利弗尔跟1000利弗尔补助,那么在小威廉毕业时,我们的总投资就是25.3万利弗尔。”

        “上帝!”德赛夫人就差坐不稳了。

        “然后从出任王室法院推事开始,小威廉每月的消费资金提高到2000利弗尔,再加补助15位同学3000利弗尔,一共就是5000利弗尔,另外准备20000利弗尔的活动经费用于给领导送礼或者可能的参加王室宴会投资。

        这样每年的投资是80000利弗尔,我的计划是五年时间获得晋升,如果晋升为王室法院司法长官,那么就不用投资议员跟穿袍贵族,只需依旧维持每年80000利弗尔投入,在四十岁前拿下伯爵,这一共需要20年时间,一共是160万利弗尔。”阿方斯笑着继续说道:

        “如果是出任皮尔第大区议员,那么投入还要更便宜一点,毕竟每年的20000利弗尔活动经费省下来了,而且还能逢年过节收一点礼,最多只要150万利弗尔,就可以拿下伯爵的位置,这样算来,从现在到你四十岁成为伯爵,仅需要最多185.3万利弗尔的投资就可以了。”

        “而已?”菲力德赛好没气道。

        “而已,这一点也不贵。”阿方斯摇了摇头道:“确实,以我们正常的思维来看,一个伯爵一年也赚不了几千利弗尔,了不起一两万,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但小威廉可不是那些废物伯爵,当他成为伯爵的时候,他起码是皮尔第大区的议长兼大法官;同时他的十个同学,起码也是法院的司法长官了,可以说,整个皮尔第大区都在他的笼罩之下。

        现在的王室财政一年8500万利弗尔,而国内只有19个大区,平均下来,皮尔第大区一年的财政起码是400万利弗尔,只要从包税商人们身上勒索到5%的献金,一年8万利弗尔就收回来了。”

        “伯爵,你要当伯爵了。”德赛夫人兴奋的有些语无伦次。

        “妈妈,那是二十多年后。”小威廉翻了翻白眼继续道:“再说了也仅仅是计划,我甚至还没去法学院。”

        “马上去,宝贝,你马上就去法学院,知道吗?”德赛夫人又看了一眼菲力德赛继续道:“不要考虑什么火炮学院,上战场不适合你的身份。”

        “你如何确定你能做到?或者说,为什么是小威廉?”菲力德赛又问出了最致命的问题。

        “这是一个双向的选择,首先,我身边能去法学院的,目前小威廉是最合适的人选;而勒泰利埃公爵同样是碰巧的机会,我如果等到十年后再找个人去巴黎读法学院,难道还有什么机会可言?”阿方斯撇撇嘴道:

        “至于为什么是小威廉,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因为不是我;我不想去,所以自然要把机会给更合适的人。”

        “这可是伯爵!”菲力德赛加重了语气道。

        “可你也说了,伯爵不值180万利弗尔,但我可以赚到这么多,说明我现在明显就比伯爵有前途。”阿方斯笑着拍拍小威廉的肩膀道:“你也可以考虑跟我一样经商致富。”

        “不,小威廉要当伯爵,还要娶一位伯爵家的小姐当夫人。”德赛夫人替小威廉回答道。

        “妈妈,那是180万利弗尔。”小威廉无奈道。

        “那就跟包税商人要10%,我的宝贝,这样你十年就可以赚到这么多,还给你阿方斯哥哥了。”德赛夫人毫不犹豫道:“那也是没办法的选择,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一直留在巴黎,成为财政大臣,一年就可能赚到200万利弗尔了。”

        “…”菲力德赛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转头看向巴迪斯,见他同样面无表情,就知道他们是同病相怜了,伟大的军功封爵梦想,就被这该死的金钱给践踏了…

        “那么,德赛爵士,您此次要见我,还有什么别的事吗?”阿方斯又看向菲力德赛开口问道。

        “法拉耶特夫人让我给您送一份下个月中旬的布洛涅拍卖会请帖,这是拉罗什福科公爵的邀请。”菲力德赛不得不又拿出一份装潢精美的请帖递给了阿方斯道。

        “拉罗什福科公爵?我似乎,并不认识这位大人物。”阿方斯奇怪道。

        “那么恭喜您,因为大人物认识您这样的人物。”菲力德赛好没气道。

        “您说得我似乎有拒绝的权力?”阿方斯笑道。

        “确实有,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孔代亲王也对你感兴趣,我个人认为,你要想结好勒泰利埃公爵为小威廉做准备,最好选择拉罗什福科公爵而不是孔代亲王。”菲力德赛翻了翻白眼道。

        “我又怎么突然跟孔代亲王也沾上关系了?”阿方斯一脸懵逼。

        “也最好没有,年轻人,你在政治生态中的影响力出人意料的大。”菲力德赛无语道:“这才是我认为你可以用钱买一个伯爵的原因,而不是仅仅因为你有钱。”

        “好吧,谢谢你的忠告。”阿方斯这才明白菲力德赛其实人挺不错,自己今天都没怎么给他面子,他依旧把话说得很透彻。

        “小威廉也是我弟弟,在你没有真的搭上勒泰利埃公爵的关系之前,我建议小威廉还是别急着去法学院,那不是你能理解的环境。”菲力德赛又说了一句。

        阿方斯耸耸肩不说话,其实当前的法国法学院全是有文化的流氓,不是打流氓官司的流氓律师就是收钱办事的流氓法官,再不然就是为包税商人服务的流氓司法人员,指望他们公平公正比指望路易十四一米八还难。就像阿方斯自己,他也是从头到尾把法学院当做暗箱操作的踏板,花钱买一等奖学金,花钱塞人进法院,然后赚钱也靠勒索包税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