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41章 往事(求推荐)

第41章 往事(求推荐)

        “怎么?心疼了?”回宅子的路上,安紧紧搂着阿方斯的手臂,靠在他身上笑着问道。

        “我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些东西为什么会这么贵呢?我本以为这些钱可以买上好几倍的东西。”阿方斯倒是不怎么把今天花的150利弗尔放在心上,毕竟他现在一天都不止赚这么多钱,但确实无法理解这些的价格。

        “男人负责赚钱,女人负责花钱,自然会为自己的身材和美貌付出更多的金钱了。”安笑着回道:“你要买便宜的也行:比如镜子,我买的是佛罗伦萨的镜子;如果是米兰的,大概只要一半的价格;如果是巴塞罗那的,那还能再便宜一半;如果是南特的,就能再便宜一半,也就是8个苏,很多乡下女人都买得起了。”

        “那威尼斯的镜子呢?”阿方斯没想到这么贵的镜子还是仿制品,这亏就吃的更大了,就像别人卖一个高仿包给自己,竟然还卖了几千块!

        “威尼斯没有这么小的镜子,他们主要是大的化妆镜,放桌子上的那种,得是我买的20个大。”安俏皮的用手戳了戳阿方斯的脸笑问道:“要不你猜一下值多少钱?”

        “50利弗尔?”阿方斯试问道。

        “太少了,再猜。”安笑道。

        “80利弗尔?”阿方斯又道。

        “还是少了,再猜。”安依旧摇头。

        “150利弗尔。”阿方斯这次反而回答得很坚定。

        “咦?你怎么知道?”安愣了一下有些奇怪问道。

        “因为我猜,为了更好的确定价格,威尼斯商人会直接拿镜子卖一个跟白银一样的价格。”阿方斯无奈道,一个利弗尔就有1/50磅重,一个镜子3磅的重量也比较合理,唯独不合理的是,威尼斯人真敢开价!

        “比银子还珍贵呢,像我买的这个镜子,里面的银子还不平整呢,看起来都没那么好看。”安拿出自己买的那个镜子对阿方斯展示道。

        “…过几天我给你做一个大的。”阿方斯翻了翻白眼回道。

        “你?”安同样翻了翻白眼。

        “也不难。”在阿方斯看来,玻璃很容易得到,因为原来他就找了几个玻璃工人给他制作过玻璃容器做模具,找他们做一个尽可能大的平板玻璃,然后贴上锡箔,倒上水银,形成锡汞齐附着在玻璃上就好了,不过因为水银含毒性,得先放到通风的地方透气一段时间,再放进镜框为好。

        “哼哼,等你做出来了再说吧。”安撇撇嘴吐槽道。

        “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如果不开火炮工坊了,干脆开镜子工坊。”阿方斯笑道:“一面镜子150利弗尔,可不比火炮好赚多了。”

        “停!我现在不想跟你说生意!”安大好的心情都让阿方斯给破坏了。

        “是是是,我们再去买点什么?珠宝或者配饰?”阿方斯连忙回道,这一天到晚跟女孩子说生意跟工作,是很容易注孤生的…

        晚上,阿方斯提前把威尔莫蒂给请了过来,戴伦德赛不在,要想摸清加莱的地头蛇们的七寸,威尔莫蒂这样在加莱扎根多年的医生同样是可以求助的人。

        “其实加莱这地方也不大,你要说弗朗西斯奥通,就得从他父亲弗朗索瓦奥通的时候说起了。”威尔莫蒂笑道:“三十多年前,加莱海战后几近废墟的加莱港在六家商人的协议下成立了港口委员会,把加莱开放为半透明的黑港,这六家商人便是德赛家、奥通家、康布雷家、布莱尔家、威索温家跟你们莫勒家。”

        “莫勒?”阿方斯一脸懵逼,这还能跟自己家扯上关系?怎么阿尔弗雷德从来没跟自己说过?

        “嗯,但港口委员会的日子并不那么好过,首先维持治安的成本需要各家分摊,其次抵御外来势力入侵也需要各家出力,最后,就是长时间出入海盗船跟黑船引来的国家关注,尤其那还是黎塞留红衣主教的时代。”威尔莫蒂笑道:

        “那时候,莫勒家族跟康布雷家族就率先要求把黑港规范化为民用商港,原因是你们各自还有德赛家跟奥通家的支持。于是,最强烈反对规范化的威索温家率先被挤出局。”

        “威索温家?然后?”阿方斯皱着眉头问道,难怪现在加莱已经没有这么个家族存在。

        “但黑港转化民用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威尔莫蒂苦笑道:“对黑港的撤销非常不满的海盗们袭击了加莱的港口,大火烧掉了一半的港口栈道跟仓库,康布雷家族破产出局,莫勒家族跟布莱尔家的栈道都被烧毁,同样损失惨重。

        无奈之下,港口委员会宣布取缔,引入了王室派遣的镇长建设加莱镇跟民港税务局,再不久,因为投石党暴乱,你们也出局了。”

        “接下来呢?”阿方斯问道。

        “弗朗索瓦奥通希望跟布莱尔家联姻来夺取话语权,但最后布莱尔家的女儿成了德赛夫人,这也不奇怪,那时候弗朗西斯在服役,怎么也没有戴伦那家伙近水楼台,先得月。”威尔莫蒂笑道:

        “那时候弗朗索瓦奥通也没在意,但怎么也想不到,你们家又在你父亲的主持下维持住了加莱的生意;换句话说,莫勒家、布莱尔家的一些人脉都汇聚到德赛家身上,奥通家族在加莱港的势力由此每况愈下。

        加上当年加莱港被海盗袭击跟投石党暴乱而损失大半家产,奥通家族一直到老弗朗索瓦死前,一直是不见什么起色的。”

        “之后呢?”阿方斯又问道。

        “弗朗西斯接位后,首先就不再如老弗朗索瓦那般旗帜鲜明的跟德赛家对立,甚至还请戴伦做他儿子的教父,你懂的,那时候维罗妮卡也不大。”威尔莫蒂眨了眨眼俏皮道:

        “所以德赛、莫勒、布莱尔三家又向奥通家族开放了商道,但奥通家族的运气真的不怎么样,生意没什么起色;一直到十年前,弗朗西斯奥通的战友出任郁金香号的舰长,以加莱为锚港,就会经常在奥通家的庄园借住,由此,此人又建议弗朗西斯奥通开了加莱之家酒店。”

        “就是此人为他推荐了开酒店?”阿方斯愣了一下。

        “嗯,现役的海军上校沙巴尔塞尔涅,那时候还是中校,他就经常在加莱之家接待一些走私商人,甚至这些人会固定在酒店开房间,只要沙巴尔回到加莱,就会去酒店打牌,手气极佳,逢赌必赢。”威尔莫蒂笑着继续说道:

        “弗朗西斯奥通只靠这一位朋友就过了几年好日子,直到三年前沙巴尔晋升,调往新锚港布洛涅,弗朗西斯奥通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刚好沙巴尔有需求,他就又跑到布洛涅去开新的酒店。”

        “为什么不直接买新的?”阿方斯奇怪问道:“既然酒店主要靠替沙巴尔索贿,为什么要慢悠悠的自建?”

        “谁也不知道沙巴尔什么时候又会晋升或者出事,不是吗?”威尔莫蒂摇了摇头笑道:“新酒店是自己的,又是在布洛涅,大不了卖掉也亏不到哪里去,可如果刚买了别人的酒店,沙巴尔就出事,他就完了。”

        “那这几年沙巴尔怎么活?”阿方斯奇怪道。

        “半年左右沙巴尔就会回来加莱一次,那个时候也是加莱之家生意最好的时候,不过去年海军又一次裁军了,沙巴尔想着继续留在海军,所以勒索得太狠;今年年初很多走私商人都没来了,情愿从其他港口走私。”威尔莫蒂笑道:“要不是你来了,加莱的生意开始慢慢恢复,加莱之家迟早得关门大吉。”

        “我说怎么他的表现那么奇怪。”阿方斯点了点头,说什么也不肯把这赔钱货给卖了,原来是还在兼任索贿工作的生意;另一方面报价又不高,估计也是觉得沙巴尔迟早要完,现在不赶紧上自己这趟车,搞不好还得给沙巴尔陪葬。

        “其实你要买他的酒店,让戴伦出面是最好的,不过现在既然你独自去跟他谈,他也可能认为是莫勒家族要重新恢复当年的格局而主动示好。”威尔莫蒂笑道。

        “被您这么一说,确实动心了,不过现在要是让海盗再攻一次港口,我怕连身家性命都没了。”阿方斯笑着摇了摇头道:“一会您陪我一块参加晚上的宴席,他自然就懂了。”

        “呵,那他肯定恨死阿尔弗雷德先生了。”威尔莫蒂笑道:“如果我今天如此不合时宜的出现,他首先反应过来的,大概是你不代表莫勒家族,他甚至会没什么跟你谈的心情。”

        “那说不得还得把阿尔芒介绍给他认识,好让他趁早打消这种毫无道理的念头。”阿方斯笑道,正好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的安拿着新买的象牙小扇子敲开了房门道:“奥通先生到了,阿尔弗雷德先生让我跟你们说一声。”

        “夏尔小姐今天很漂亮。”威尔莫蒂笑着站起身来。

        “难道安平日里就不漂亮吗?”阿方斯笑着过来挽着安的腰回道。

        “平日里也漂亮,但今天特别漂亮,要不然这钱不是白花了?”威尔莫蒂哈哈大笑起来,陪着阿方斯一并走出了书房来。

        “安,刚刚威尔叔叔另外告诉了我一些事情。”一边搂着安往楼下走去,阿方斯开始简略的介绍了威尔莫蒂刚刚告诉他的一些往事,这也是让安心里有些底细,一会在宴会上就可以随机应变了。

        “欢迎光临,弗朗西斯先生。”阿方斯笑眯眯的上前几步握住了弗朗西斯奥通的手笑道。

        “还要感谢您的邀请才是。”弗朗西斯奥通猛地看到跟在阿方斯身边一并出现的威尔莫蒂,着实有些意外,但还是嘴角扯了扯又笑着指着旁边跟着他一块过来赴宴的小儿子道:“这是我的长子,索瓦二世奥通。”

        “您好,索瓦二世,我是阿方斯德莫勒。”阿方斯笑着又向索瓦二世伸出了手来,索瓦二世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追随的是祖父弗朗索瓦的荣光,而老弗朗索瓦有什么荣光?大概就是港口委员会的时候了,也由此可见奥通家族还是想当土霸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