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47章 扶不起的阿斗(求推荐)

第47章 扶不起的阿斗(求推荐)

        准备交给安的前五张图纸,实际上也就第一张跟第二张是有非常高的技术含量可供荷兰人学习的,后面三张不过是他的定制性要求,不过想来如果荷兰人真的愿意出一条船买下这么一份图纸,那么接下来这么一款“莫勒帆船”搞不好也会成为荷兰人的新款帆船…

        当阿方斯忙完时,已经看到窗外隐隐浮现的黎明了,把改装船效果图塞进抽屉里锁起来,又把卷起其他五张图纸,捆好放入皮筒中,拿在手上披着外衣走出了书房来。

        “早,阿尔弗雷德先生。”阿方斯顶着熊猫眼跟刚刚起床的阿尔弗雷德打了个招呼,径直走下了楼梯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老爷,您又在书房忙了一夜?”阿尔弗雷德苦笑道:“您该回去休息休息了。”

        “帮我倒杯可可吧,我等安走了以后再睡;对了,你去拿20个金磅给我,安出门也不知道带没带够钱。”阿方斯一边走一边道,上次安去阿姆斯特丹的时候,他可没考虑过这么个重要的问题…

        “是。”看着阿方斯直接往客厅的沙发上葛优躺着拿一本书看着,又把皮简放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的模样别提多悠哉了,阿尔弗雷德只能去给他拿了钱跟热可可过来。

        “老爷。”阿尔弗雷德把钱跟热可可都放在阿方斯面前的桌子上。

        “嗯,你去忙吧,给安准备早餐,我就不用了,她一走我就回去睡。”阿方斯摆摆手道,结果等安起床提着行李包跟箱子出门的时候,阿方斯早就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

        “夏尔小姐,老爷一晚上没睡,刚刚又说要等着送您出门。”阿尔弗雷德上来给她帮忙提行李,一边压低声音跟安解释道:“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等您吃完早餐我再叫醒他。”

        “不用了,让他睡吧。”安摇了摇头回道,果不其然,等她吃完早餐要出门的时候,阿方斯依旧躺在那儿呼噜打的震天响!安便上前在阿方斯的脸上亲了一口,把桌子上的钱跟皮简一并放入行李包中,就此乘着马车去酒店汇合茱莉亚…

        “嘿,亲爱的弟弟,惊喜吗?”阿方斯迷迷糊糊的被人叫醒,耳边竟然还听到阿尔芒的声音,这让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开口大声道:“阿尔弗雷德先生!安起来了吗?”

        “谁是安?”阿尔芒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这让阿方斯不免越发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用手揉了揉眼睛,又拍了拍脑袋,见鬼!身边还真的坐着阿尔芒德·莫勒!

        “该死!你什么时候来的?”阿方斯一蹦三尺高,又回头看向阿尔弗雷德大声道:“见鬼,我在哪儿?我睡了多久?”

        “就一会儿,送夏尔小姐去码头的马车还没回来呢。”阿尔弗雷德无奈的回道:“也是夏尔小姐让我不要打扰您休息的。”

        “那他怎么在这儿?”阿方斯好没气的指着身旁的阿尔芒问道。

        “该死!我可是把你要的人手给你带来了,你就这么对你哥哥?”阿尔芒也气的跳起来。

        “我仅仅是让你帮我招人,你为什么也来了?”阿方斯好没气的在沙发上重新坐了下来,他哪有那个闲情雅致招待这位便宜哥哥,还不如回房间继续睡觉呢!

        “我可是为了给你带来惊喜!”阿尔芒大声道:“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我来邀请你回庄园住几天。”

        “行吧,我要的人呢?”阿方斯又回头问道。

        “你起码应该请我喝点东西。”阿尔芒不满道。

        “阿尔弗雷德先生,把家里能喝的都给他安排上,喝死拉倒。”阿方斯翻了翻白眼。

        “一杯上好的红酒,我知道你最近赚了不少钱;该死,你不知道我现在的日子有多难过。”阿尔芒开始吐槽起来:

        “一头耕牛老死了,刚好又是春耕季,买一头新的牛要比平时贵20利弗尔,而且还要多出10利弗尔从康布雷送到庄园…”

        “你到底是为什么来了?为了给你的夫人带上加莱的特产吗?”阿方斯端起桌上的可可喝了一口道。

        “我也不容易啊,庄园一年的产出也不到800利弗尔,才值四头牛;加莱的房子、仓库跟工坊都给你了,现在我只有亚眠的两个杂货店,还有商会的一点分红,一年也不到500利弗尔的收入。”阿尔芒又继续吐起了苦水来道:

        “家里什么都缺,妈妈把首饰跟钱都给了你,伊薇特甚至没有出门见客人的首饰;我不得不前前后后筹了200利弗尔买上两个小戒指跟一串珍珠项链,还被她埋怨。”

        “一块说吧。”阿方斯揉了揉额头摆摆手道,刚好阿尔弗雷德把红酒给阿尔芒送了过来,他二话不说就接过来一口饮尽,并重新把杯子递给阿尔弗雷德产生续杯。

        “整瓶酒都拿过来吧。”阿方斯对着阿尔弗雷德开口道。

        “就该这样,你知道我多久没有喝上这么好的红酒了吗?”阿尔芒又开始倒自己的苦水了:“家里的酒结婚的时候就喝了一大半,然后为了让伊薇特融入家族的氛围,我们又办了几个宴会;

        来的人非常多,但又把存货给吃喝了一大半,可我也没有钱买新酒了,现在在家只敢喝庄园自己产的大麦酒,我都快忘了葡萄酒的味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赚了钱?就因为我让你招工人?”阿方斯问道。

        “当然不是,三天前,伊薇特的一位堂兄,里埃德维杰里爵士突然来拜访我们,他说他刚刚从加莱离开,准备去巴黎,为此特意到庄园拜访一下,还送了伊薇特不少礼物。”

        阿尔芒不满道:“如果不是他告诉我们,我甚至不知道你开始做起了火炮的生意,而且赚了很多钱,好…好几千利弗尔的钱!”

        “几千利弗尔很多吗?你结婚的时候花了更多。”阿方斯吐槽道。

        “这怎么一样?我花的钱是家族很多年的积蓄,你呢?你才来加莱不到半年就赚了好几千利弗尔,我敢打赌你今年一定能赚上万利弗尔!”阿尔芒大声道:

        “我是你的哥哥,我不指望你白给我钱,但你起码应该让我分润一下你的生意,哪怕一年只让我赚上1000利弗尔,也好过现在。”

        “你打算搬到加莱吗?”阿方斯懒洋洋问道。

        “当然不,那难道庄园不可以帮你加工产品吗?哪怕是做做模具,打磨打磨火炮,也是可以的。”阿尔芒便自己给自己创造效益:

        “庄园有很多不用的秸秆跟麦麸,可以用来装填你的火炮避免损伤,还有木匠,可以给你做火炮箱子,这么多的活,你为什么要无视我呢?”

        “我的火炮不需要这些。”阿方斯摇了摇头道:“每天都有人在门口排队,一门火炮造出来就被拉走了,怎么运输出去我从没考虑过。”

        “呃…那打磨呢?”阿尔芒依旧不肯放弃道。

        “客户等不及了,一造出来就拉走了,哪里能等我花一天拉到庄园去打磨三天,再花一天拉回来?我猜他们是把工人请到船上,一边开船一边在船上打磨火炮。”阿方斯根本懒得跟阿尔芒解释火炮不需要打磨。

        “你的火炮如此畅销,为什么不扩建生产,可以去庄园铸造的!”阿尔芒尤不放弃道。

        “太远了,你看我已经选择在庄园雇佣工人了,他们的工钱送到庄园去消费,依旧给你带来利益,还为你带来了领主税。”

        阿方斯翻了翻白眼好没气道:“你不如回去研究研究把家里的大麦酒做好,当成特产,然后我让朋友们帮你卖掉。”

        “这…这可以考虑,但无论如何你要让我参与到火炮的生意来,伊薇特说如果我办不好这件事,我就不能回庄园去了。”阿尔芒又换了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阿方斯。

        “不如这样,我有个葡萄牙的朋友,是个好人,他认识很多葡萄牙的贵族呢,只要1000利弗尔就可以娶一个贵族小姐;

        我送你1000利弗尔,去葡萄牙那边重新娶个贵族小姐,然后你干脆去葡萄牙住,让安德森把庄园每年的收入给你寄一半去,这样你就可以在葡萄牙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如何?”阿方斯又提议道。

        “该死!你一定要这么让你的哥哥难堪吗?这不是伊薇特的问题,是你的问题,明白吗?我没有跟你要钱,我仅仅是想参与你的生意,我也不打算破坏它,只是要一份活儿。”

        阿尔芒愤怒的站了起来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回庄园了,你就当我从来没有来过吧。”

        “你的怀表呢?”阿方斯突然开口问道。

        “怀…怀表…怀表放家里了。”阿尔芒伸手摸了摸原来自己挂怀表的地方,有些脸红的回道。

        “那是父亲留给你的,你竟然把它卖掉了?”阿方斯一眼就看穿他根本不是把怀表落在家里了。

        “我…我…我真的很缺钱…阿方斯,我从没求过你,真的,你就帮我这一次吧。”阿尔芒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