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55章 别样的晚宴(一)(求推荐)

第55章 别样的晚宴(一)(求推荐)

        “这只是样炮,试射过了才知道,不要急。”阿方斯好笑道,第二根炮管既然有炸响,说明炮身自紧依旧很成功,只是不及第一根炮管而已...

        “对对对,试射了才知道。”亚索松了一口气道:“得把巴迪斯叫回来,看看这两根火炮有什么不一样。”

        “安托万先生?”阿方斯回头看向安托万,可怜的安托万只能跑出去替巴迪斯的班守在工坊门口,让巴迪斯回来帮忙检查这两门样炮。

        “成功了?”巴迪斯一进门就问道,四处环顾,就见两个模具正被放在鼓风机边上降温呢。

        “嗯,应该成功了。”阿方斯笑着点点头道。

        “外面没听到什么大声响。”巴迪斯回道。

        “这就对了,有大声响就完了。”亚索撇撇嘴道:“这可是以克里斯大师为名的火炮!”

        “先把你额头的冷汗擦掉再说。”巴迪斯吐槽道。

        “滚!”亚索恼羞成怒道,可惜巴迪斯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而动手他是万万不敢的,只能咳嗽一声走过去对鼓风的学徒一通臭骂来缓解心情...

        磨磨蹭蹭又过了大半个小时,两个模具才一一拆卸了下来,因为有溢水口的部分必须换掉,所以这一次的模具是把做成喇叭炮口独立一部分,其他炮体另一部分的结合式模具,现在炮口这部分需要每门火炮都定制一个,而剩下的整体模具就可以重复使用,依旧可以减轻大部分的制模工作。

        “这是一号炮,这是二号。”亚索亲自上去用石膏给炮身标上记号,然后才对巴迪斯喊道:“巴迪斯,快过来给我看看,这两门炮有什么不一样?”

        “直尺、卷尺、锤子、角尺、还有秤砣。”老库勒连忙把巴迪斯需要的工具送过来,直尺、卷尺是为了测量尺寸,角尺是为了测量角度,锤子试强度、可以听声音,最重要的秤砣是半球形的,可以测试口径足不足以放入18磅的炮弹。

        巴迪斯接过直尺,先用石膏给一号炮管画了一条中轴线,分六个点分别测量外径,然后推动炮管转90度,再画中轴线,分六个点测量外径,如此反复数次,不但获得尺寸数据,还可以确定外管是否变形或者弯曲;内径就没办法这么测量了,只能是先放秤砣测光滑度,然后把直尺放进去沿着炮管壁刮上一圈,感受平滑度,最后才是用角尺去测量炮口的喇叭口角度,如果的角度没有变形,那内径基本可以确定没有弯曲。

        看着巴迪斯一板一眼的用复杂却有效的方式测量着两门火炮的数据,阿方斯突然觉得军队实在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难怪路易十四甚至法兰西帝国还能在欧洲大陆纵横百余年,这武运昌隆、国运自然也昌盛!看来自己还要抓紧挖墙脚,从军队中淘出更多的人才来为自己所用才是!

        “怎么样?”亚索见巴迪斯测完站起了身,便急匆匆问道。

        “没什么问题,结构很坚固,炮管炮身也很直。”巴迪斯回道。

        “两门火炮哪门好一点?”亚索又开口问道。

        “没什么差别,起码误差小到没什么影响。”巴迪斯回道。

        “呃…不应该啊!”亚索奇怪道,转头看向阿方斯,希望这个聪明的老板给个解释。

        “我们耽误的时间不算多,可能炮管内紧的尺度差距不大。”阿方斯笑着又看向巴迪斯问道:“炮管内径现在是多少来着?”

        “都在5又1/6英寸到5又1/7英寸之间。”巴迪斯回道:“比标准18磅炮要小0.1英寸。”

        阿方斯还得自己换算了一下,大概就是130mm了;如果是青铜铸造,完全可以直接按120mm铸造,到时候热胀冷缩后,炮管内径应该就在127mm左右,气密性之高,足以把当代的所有火炮按在地上暴打!

        不过阿方斯终究还是要恰饭的,所以只能选择更经济的铁铸炮,不过铁铸炮的光滑度跟延展性不高,如果不保有起码5mm的空隙,阿方斯真的很担心哪天因为劣质炮弹卡住膛身而炸膛…

        “阿方斯,我们下次可以把口径做的更小一点。”谁知亚索率先开口对阿方斯提议道:“刚才我急坏了,我们上一次铸样炮可以在爆炸后又继续加水的,这一次却没有加水了,它肯定还达不到最好的状态;

        我们完全可以把它做小0.1英寸,然后多次加水,这样它完全能保有5.1英寸的口径,这对内壁的加强,会是现在的1.5倍啊,我们可以进一步缩短炮管、减轻体重,我认为下一个样炮完全可以做到3100磅的重量。”

        一定要给你颁个优秀员工奖!阿方斯心中感动不已,亚索一定是世纪好员工啊,深切的体会到阿方斯深挖火炮潜力的心情;你以为仅仅是控制成本吗?不,是对火炮全面的提高啊,也许有一天,这门火炮可以是9磅炮的重量跟后坐力、12磅炮的射速跟精准度、18磅炮的威力!

        “加紧打磨内壁、仔细检查是否存在细节问题,我们过几天尽快安排一次试射,然后修改新的火炮数据。”阿方斯想了想又急忙问道:“陶瓷工坊那边还在生产吗?”

        “就生产了这一批瓷管,大概还有六十根瓷管。”亚索回道。

        “不要紧,封存起来,让他们抓紧设计4.9英寸口径的新管,戴伦叔叔马上到了,可以把这一批旧尺寸的火炮卖给西班牙人。”阿方斯问道:“我们如果全力生产,一天可以生产多少门火炮?”

        “我们只有这两个模具,就是一次同时铸造两门火炮,起码一个半小时才能铸造一轮,一天最多可以铸造六到八轮,(12小时工作制),这样起码可以生产12门火炮,赶时间的话,5天可以把60门火炮全部生产出来。”亚索不假思索道。

        “好!”阿方斯想一想,如果按戴伦德赛返回加莱运输第三批火炮,然后去送推广这门18磅炮,中间起码有半个月时间,完全可以把60门火炮全生产出来,只要戴伦德赛回来,立刻拉上炮车送到西班牙去!

        既然镜子跟火炮的事情都解决了,阿方斯便又问到了炮车的事情,谁知亚索又有想法:“阿方斯,我在想,你设计的炮车是不是可以进行一个更合理的改造呢?我这几天就在想这个,我们去设计室,我有一点想法。”

        “那就去看看,巴迪斯,你一块过来吧。”阿方斯又对巴迪斯道,巴迪斯点点头,便跟着亚索跟阿方斯上了楼上的设计室…

        刚刚返回宅子,就得到了德赛夫人邀请他跟阿尔芒晚上去赴宴的消息,这让阿方斯实在是哭笑不得:

        本想着让阿尔芒离维罗妮卡远一点,最好明天拿到镜框模板后就打包行李,周一早上天一亮就给自己滚蛋!谁知德赛夫人现在还送羊入虎口,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年代的父母心太大…

        “扎克,怎么样?”阿方斯又一次走进了后院,却见扎克正光着膀子坐在地上,面前是一个装满水的木盆,手里正用磨石不知道磨什么;等阿方斯走近一看,才发现他是把一块玻璃浸在水中,正小心的打磨镜面呢!

        “老爷,我今天去玻璃工坊带来的6块玻璃里,只有2块是平的,我用您教的办法,很快就给两块好的镜子挂锡了;但是这几块不能用的玻璃,您也都付钱了,所以我想要再磨一磨,兴许还能用。”扎克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道。

        “你可以试试看,不过即便失败了也没关系。”阿方斯点点头把新做好的两块镜子拿过来看了看,发现他确实做的很精致,丝毫不见皱纹,这才又点点头笑道:“这剩下的玻璃,你要是磨出来了,可以做一张镜子给自己,是你多余劳动的奖励。”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这真是太好了!”扎克高兴道。

        “别高兴得太早,你能不能磨的成还不好说呢。”阿方斯笑着摇了摇头,把扎克做的两面镜子拿回前院交给了阿尔弗雷德。

        他打算等明天木匠过来送镜框跟建工棚的时候,就可以给镜子装上镜框;到时候一个放阿方斯房间里自用,一个就给阿尔芒带回庄园去。

        闲着没事干的阿方斯便又回到书房坐下,拿出纸笔开始琢磨起新的炮车设计来;连阿尔弗雷德多次来敲门提醒自己为前往德赛家赴宴的事情都直接抛在了脑后;在这个时候,就是天大的事情,也完全不如他的炮车重要…

        “阿方斯怎么还不来?”阿尔芒衣冠楚楚的站在楼梯口,大声的质问阿尔弗雷德道,在他看来,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宴会之后再处理?

        他本来还想直接去敲书房的门,把阿方斯从书房里拉出来的,但被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拦住了;可让阿尔弗雷德去敲门,却前后敲了三次都不见阿方斯出门来。

        “老爷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忙,还请您稍等一下。”阿尔弗雷德回道。

        “等等等,等到什么时候?夫人的邀请也要迟到,他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忙个不完?”阿尔芒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