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1662,奋斗在路易十四时代在线阅读 - 第64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推荐)

第64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推荐)

        “你能理解?”拜塞里昂胡安皱起了眉头来。

        “很简单,就是财富放在了哪里的问题。”阿方斯笑道:“西班牙帝国从新大陆带回了可以买下半个欧罗巴的黄金跟白银;但财富却都在贵族的手里,他们用来挥霍无度,西班牙人民依旧困苦,又如何会为国奋战?

        无论国家得到多少好处,都仅仅是贵族获利,跟人民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商业不同,商业本质上是人民生产物资,然后用来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只有把商业发展起来,人民富裕了,就会孕育更多的人口,当刀剑跟船炮多不胜数的时候,哪怕每一场战争都失败,依旧是敌人先流尽鲜血。”

        “如你所言,那钱被你们用这些奢侈品换走,这种商业与我国内何益?”拜塞里昂胡安问道。

        “商品与商品又不同。您知道这些奢侈品是可以从贵族手中换到钱的,但我们只是市场价的一半;只要陛下愿意给我们免税,我们可以半价把商品都卖给陛下,再由陛下去卖给贵族。

        钱到了陛下手里,卖一船奢侈品赚的钱可以买200船的小麦或者麻布,又或者10船的橄榄油或者椰子油;当国家的生活物资丰富起来,人民的生活就好很多。”阿方斯笑道:

        “实在不行,哪怕是陛下买走了这些奢侈品,用来赏赐给那些骁勇善战却不怎么知情趣的贵族跟将领;他们不会花钱去买这些,不代表他们不需要这些东西讨女人欢心。”

        空气瞬间安静的可怕,阿纳尔绷着脸维持着面无表情,哪怕他忍不住想要大笑出声来!

        谁知,拜塞里昂胡安自己突然笑了起来,连阿方斯都觉得他是不是被刺激到了,才听拜塞里昂胡安笑道:

        “原来你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这些?难怪你至今还没有夫人;谢谢你骁勇善战的夸奖,但很抱歉,我有夫人了,而且跟我关系很和睦;

        我的第三个孩子下个月就要出生了,如果你现在考虑加入西班牙的话,我甚至还可以考虑让你当我孩子的教父;毕竟一个富有却孤独终老的教父可以为他留下不菲的遗产。”

        本想拿拜塞里昂胡安开涮,没想到被人家用狗粮糊了一脸,最他妈恶心的还是诅咒自己孤独终老,打算让他儿子认自己当教父继承遗产!

        看着一脸踩了狗屎的便秘表情的阿方斯一眼,拜塞里昂胡安笑得越发的痛快,又开始撒起了狗粮:

        “等你去西班牙就知道了,我夫人是帝国有名的美人跟女诗人;我们商量好,把我的每一场胜利都讲给她听;将来她要把这些故事记录成一本书,传承给我们的后人代代相传。”

        老子以后要让我老婆把我的事迹整理成史诗!不过以安的文化水平,似乎有些困难,要不请代笔?

        啊呸!老子真是被气昏了头在这儿跟他纠结这些鬼东西!就是心里头啊,还是老羡慕了…

        “咳,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难道还不觉得商业很重要吗?”阿方斯只能无奈的岔开话题道。

        “拯救不懂情趣的人?我没有那么伟大。”拜塞里昂胡安轻蔑道:“倒是小麦跟橄榄油更值得在意,法国的农产品很多;

        如果你们的船带有这些商品,那我还可以考虑在你们的商船遇到海盗的时候搭把手,但不免费帮助,你们需要向我们的军舰提供补给。”

        该死的装逼犯!不过拜塞里昂胡安既然这么说,那大不了以后,自己或者商盟的商船上,会注意留一条船只装粮食,就基本上是买了护身符了;可回程呢?

        想了想阿方斯又不得不再接了一句:“如果我们在回程的时候,带上西班牙的葡萄酒跟杏仁的话,您还愿意帮手吗?”

        “西班牙的葡萄酒不就是一种很合适的补给品吗?”拜塞里昂胡安微微一笑回道:“尤其是年份酒。”

        我要去菲利普五世那里告你索贿!拜塞里昂胡安的以公谋私让阿方斯气的牙痒痒!他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有哪群海盗逼得自己去向拜塞里昂胡安的船寻求帮助,回头自己一定要把他们全都吊死在无人岛上!

        戴伦德赛跟德赛夫人很快就来了,还有硬是跟着上门的维罗妮卡跟小列森。只是很可惜,维罗妮卡想见的阿尔芒已经被阿方斯赶走了,而小列森则是着急着要看阿方斯的莫卧儿长刀。

        “您好,胡安阁下?”见到拜塞里昂胡安的德赛夫人很自来熟的上来跟他打招呼:“非常感谢,感谢您为我们带来珍贵的、来自西班牙的礼物。”

        “您好,我是拜塞里昂胡安;您不必客气,只是一点小小的心意。”拜塞里昂胡安虽然没有笑,但表情也已经变得很缓和了。

        “那个…冒昧的请教一下…”德赛夫人小心翼翼问道:“我听我的丈夫说,西班牙的宫廷礼节是非常庄重的,不知道…”

        “哦…您想了解这方面?”拜塞里昂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德赛夫人竟然想找他学习西班牙的礼仪?莫非,是戴伦德赛动了去西班牙发展的心?

        “对对对,我就是…那个…您…”德赛夫人尬笑着回道。

        “我懂的不是很多,但一些最基本的还是懂的,我跟您这么说吧…”送上门的好机会,拜塞里昂自然不介意教导德赛夫人了,万一她学会了,想去西班牙了呢?万一她说动戴伦德赛也去西班牙呢?万一…阿方斯也跟着动心了呢?这就让维罗妮卡不得不被德赛夫人拉着,小心的跟看起来像冰山一样的拜塞里昂胡安请教起西班牙宫廷礼节来…

        而阿方斯跟戴伦德赛坐在旁边低声讨论着商会的规划时,才发现拜塞里昂胡安跟男人在一起的状态和他跟女人在一起的状态是截然不同的。

        也许依旧是冰山脸的模样,但是看起来并不再冷漠阴沉,反而是显得恬静清澈:

        德赛夫人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他也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思,而且偶尔插上两句,简单扼要的回答了德赛夫人的问题;连带着维罗妮卡也越来越觉得这个冰山一样的将军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

        “怎么您也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阿方斯好奇的低声问道。

        “你说了,也。”戴伦德赛翻了翻白眼好没气回道:“你认为他对我的态度,会比对你的态度好吗?”

        “也起码不会像对我那么恶劣。”阿方斯撇撇嘴吐槽道,刚刚才被他糊了一脸的狗粮呢!

        “你对他来说还是个重要的人物,而我什么也不是。”戴伦德赛翻了翻白眼道:“我还以为他是因为你的关系才这么对待她们的。”

        “巧了,我也这么认为。”阿方斯耸了耸肩回道。

        “老爷,可以开宴了。”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二人的窃窃私语,而等到了餐桌上,阿方斯这才又发现是这个拜塞里昂胡安没错:

        无论餐桌上别人说了多少、说了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吭声过;仿佛除了眼前的食物,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引起他的关注…

        在阿纳尔信誓旦旦、再三发誓会在回西班牙后为德赛夫人请宫廷礼仪教师到加莱传授宫廷礼仪下,戴伦德赛才带着一家人返回了家里…

        “我们去试射场吧,火炮已经准备就绪了。”刚送走德赛一家,安托万就派人来回报阿方斯,样炮试射的准备已经全部就绪了。

        “阿纳尔,你们也出发去奥斯坦德吧,免得夜长梦多。”拜塞里昂胡安便交代阿纳尔道,随即阿纳尔就回房间拿了行李去加莱之家酒店召集部下前往弗朗芒的奥斯坦德取黄金…

        阿方斯带着拜塞里昂胡安抵达试射场的时候,老安达也紧赶慢赶的把阿尔芒送到了庄园。

        而本来臭着脸一脸阿方斯欠了他几十万利弗尔模样的阿尔芒,一听说里埃德维杰里竟然也刚好从巴黎过来,不但正在庄园做客,并带来很多巴黎的礼物后,一下子又变得意气风发起来!

        让仆人把他从加莱带回来的大包小包搬进去跟他的客人和夫人炫耀,而老安达则让安德森随便去打发走…

        火炮的试射效果可谓是突破了所有人的预期:亚索上来就是1.2倍装药量,使用18磅的炮弹试射;还怕巴迪斯的射击精度有问题,把靶箱堆在火炮一百米外,结果一炮中的,把靶箱堆一炮就炸上了天!

        拜塞里昂胡安顿时手痒,堆上新的靶箱堆,在200米外开射,三发两中一样把靶箱打上了天,这可一下子让他喜出望外,对阿方斯的角度调节器跟法式燧发机是赞不绝口!

        再然后是换上24磅的铅弹,300米外照样3发一中,直接就把靶箱堆给轰上了天!这样的试射成果,让拜塞里昂胡安恨不能马上就把这门样炮拉到船上去进行试射,最后好说歹说,才让阿方斯给劝了回来!

        只能劝他等他的船来了,可以先让他把一门样炮拉到外海进行试射,但决不能在法国海域玩这个;虽然法国海军估计也没几条船了,可也就怕事有万一啊!

        看上了角度调节器的拜塞里昂胡安说什么也要买,阿方斯却怎么也没胆子卖,最后不得不承诺:

        将来拜塞里昂胡安的旗舰到位了,可以拉到加莱附近海域来;那时候阿方斯会派船去在海上给他的旗舰一对一配备上这些角度调节器,唯一的要求就是如果旗舰被俘,就必须砸毁这些角度调节器!

        “你不是西班牙人真是上帝的失误,你一定是西班牙人。”拜塞里昂胡安说什么也要再争取一下让阿方斯叛变的事情。

        “我的将军阁下,上帝自有安排,您以后去见他老人家的时候,亲自去问个明白行不行?”阿方斯翻了翻白眼好没气道,当个屁的西班牙人,15世纪就成为欧洲第一阔佬,竟然混着过着就把世界老大混没了!

        甚至能为了教廷打三十年战争把自己的老命也给打没了!对教皇的虔诚是肯定没的说,可运气确实不行,又或者上帝早就变卦宠爱新教徒了…